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贵婿 > 第3章 春末夏至

贵婿第3章 春末夏至

春末夏至,草长莺飞。

  金陵城里商铺林立,店旗飘扬,沿街叫卖声更是不绝于耳。笔挺开阔的街巷里,行人摩肩擦踵,神态悠闲。

  好一番江南盛景。

  而此刻霍青莲无心去看,正趴在舅舅祁宁介的背上,两手娇软无力地垂在他的胸前。

  “莲儿,还难不难受了?”

  祁宁介稍稍偏了偏头,问道。

  霍青莲在他的背上轻轻摇了摇头。

  祁宁介没看到,两手把她朝上轻轻托了托。

  霍青莲便小声回道:“不难受了。”

  祁宁介听着脚下便轻快了起来。

  “哦哦,那我们快走。你娘在家定是盼着急了。”

  祁宁介背着她在人流里穿梭,经过了好几条热闹的街巷……又穿又拐的……又走过了好几条弄堂……

  往前又行了好长一段路,耳边的嘈杂声这才渐渐小了。

  霍青莲趴在舅舅祁宁介的背上,许是舅舅走得快的缘故,颠得她有些难受。

  头便有些昏昏沉沉了起来。

  祁宁介一路上本是与外甥女不时说着话,但说着说着又见外甥女两手离了他的脖颈,软软地往下垂,倒唬得他有些心惊。

  忙停住脚,扭头朝背后的外甥女问道:“莲儿,可是又难受了?舅舅再背你去医馆看看去啊!”

  话一落就要掉头……

  霍青莲忙启声唤道:“舅舅,莲儿没事……回家躺一躺就好了……你走慢些,莲儿有些泛呕。”

  “哦哦,好好,那舅舅走慢些啊……乖莲儿,不怕啊,舅舅这就带莲儿回家啊。回去好好歇上几天莲儿的病就好了啊……”

  话说着脚步真的便慢了下来。

  祁宁介走了两步,才发现没听到外甥女回应,怕外甥女又不好了,忙一边稳稳地朝前迈步,一边逗着背上的青莲说话……

  “……你哥哥去给你买肉去了,待回到家舅舅就给你煮上啊……”

  “……舅舅还交待你哥哥定是要给我们莲儿买半斤蜜饯回来呢。待回了家舅舅给莲儿熬了药,再喂一颗蜜饯,药就不苦了啊……”

  “嗯。”

  青莲听完软软地应着。

  祁宁介听在耳朵里,嘴角便跟着扬了起来。

  果然让青阳去买蜜饯能讨莲儿欢心呢。

  便又说道:“舅舅今天就不摇船了啊,一会咱们到了船上就往回走啊,也好早些到家……这会也不知你哥哥回来了没有……”絮絮叨叨。

  顿了顿又说道:“咱们且走慢些,正该等你哥哥着急上火了,咱再回去。且看他急得抓耳挠腮的样子,可不是好笑?”

  说着便低低笑了起来。

  青莲听了嘴角也往上翘了翘:“哥哥会生气。”

  祁宁介听着外甥女软软糯糯的声音,嘴角顿时扬得高高的。

  莲儿这是真的好了呢。

  不像前两日那样昏昏沉沉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呢。

  便好心情的与背上的外甥女说道:“你哥哥今日去得晚,也不知能不能买到好的肉……别不是这会还在人家肉摊前蹲着吧?”

  想来舅舅也是知道哥哥往日的行径的。霍青莲便笑了笑,并不应话。

  而祁宁介也不在意,只要知道青莲好好着,便不再那么着急了。

  一路上倒是絮絮叨叨地引霍青莲与他说话,一边脚下稳稳当当地背着她朝他们停船的渡口走去……

  他们家的船停在外河渡口,从城里走过去,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祁宁介一路与霍青莲说着话,一路不断回想起自莲儿生病以来的这些日子……

  家里这些天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已是多日不曾好好摆渡了。他身上的荷包也听不到响了……

  祁宁介不免有些着急。

  往日里,因他笨嘴拙舌,脸皮又不够厚,经常招揽不到生意。

  也不能像那些壮汉子一样,有把子力气,能把橹摇得像在陆地上走路一样稳当……人家管事的一见他那单薄的身板便直冲他摇头……如此也失了那些运粮运货的来钱活计。

  而如今因着莲儿的病,家里也好些时日只出不进了。

  本来一天就挣不了几个铜板,再加上一家子要吃要喝……姐姐已是把家里能典当的东西都几乎典当干净了……

  祁宁介光想着便有些发愁。

  一不留神,脚踢到一块突起的青石板,身子便有些踉跄了起来,好险没扑到地上。

  霍青莲本来在他背上迷迷糊糊的,这会因这变故忙搂紧了他的脖子。

  祁宁介见状忙担忧得扭头去问:“莲儿,你有没有事?都怪舅舅没看路,颠着我们莲儿了。要不要下来歇会?”

  霍青莲在他背上摇头回道:“不了,前面就是渡口了,等到船上再躺一躺。”

  “好好,那咱到船上再歇着啊。”

  祁宁介说完便脚步飞快,眼睛却不敢再离了地面。把外甥女背得稳稳当当的,不时把她朝上托一托,背着她朝着渡口走去……

  慢慢的霍青莲的耳边便又有嘈杂声传了来。

  有橹划水的声音,有船身划过水面的声响,还有乌蓬船特有的吱呀吱呀声。

  河水特有的潮气腥气扑鼻而来,满满的充斥着霍青莲的鼻腔。她从舅舅的背上缓缓支起头来,四下张望……

  眼前似乎是一个野渡口,河岸两旁芦苇丛生。有几根梅花桩钉在水里,上面简单地搭着几块木板,做成个简易的水台,一直伸到河里。

  河岸上稀稀拉拉也被钉了好几根用以拴住船绳的桩子。而这个渡口此时还算平静,面前只零星停着三两艘不大的乌蓬船,随着水波轻轻荡漾……

  此处应是内河的最外沿一段了,河面十来尺宽,还算开阔。

  河道里不时有或大或小的乌蓬船晃晃悠悠行过。有认识的便支着身子相互打声招呼……

  此时祁宁介正走上水台,准备背着青莲下到他们自家船上。

  而挨着他们家船停靠的另外一艘船上,一精壮身板的婶子听到声响从自家船舱里钻了出来,朝祁宁介说道:“呀,是祁小子啊,回来了?青莲可是好些了?”

  祁宁介此时正一手费力地去拉自家粗大的船绳,一手还要托着霍青莲,也不好抬头,只急急回道:“唉,回了……好些了……”

  那婶子见状忙三两步跨到他们家船上,只一手便轻轻松松地拉着船绳把船靠了过来,又两脚稍叉开稳稳地定住船尾,好让他们舅甥两个能轻松上得船来。

  霍青莲不错眼看着,很是新奇,自家那小船在水里一点晃动都没有。足见那婶子真是好功夫。

  可饶是这样,祁宁介背着霍青莲上得船时,还免不了摇摇晃晃的。

  待他站稳便抬头冲那婶子道谢。

  那婶子冲他示意了下拳头,戏谑道:“就你这小身板,还想摇橹在这水上讨生计呢?还不到十五吧?这细皮嫩肉的,还不若在家苦读,看看来年能不能考出个名堂,也好光宗耀祖呢。”

  祁宁介听了那大婶这一番话,眼神瞬间便黯了下来。

  垂着头,低声道:“就不跟婶子闲聊了,我还要送莲儿到船里面歇着。”

  那大婶听了也不为意,冲他挥手道:“快进去吧,这河边还有些风,可别让莲儿吹着了,到时还要花钱看病。咱穷苦老百姓连病都生不起的。”

  祁宁介应了声,便躬着身子,背了霍青莲往船舱里进。

  霍青莲在进到船舱前,扭头又朝那婶子看去……

  那婶子见她看来,挺着一身健子肉,咧着嘴笑道:“青莲瞧着今天气色可是好多了,你大叔今早网了一网鱼,有大半桶呢,一会婶子给你送两条大的去啊。”

  霍青莲也没应话,只朝她弯着嘴角笑了笑。

  才片刻,又便暗了下来……

  原来祁宁介已是把她背进了船舱里,放到了供船客们坐着歇脚的宽条板子上。

  待把霍青莲安顿好,祁宁介这才又把手上拎着的几包药放在船头的暗格里。

  这才有机会直起身子来,抻抻胳膊,挺挺背脊……

  霍青莲一直看着他,见他如此不由得冲他笑了笑。

  虽然扛起了一家的生计,但到底还是个未及弱冠的小子呢,才刚满十五呢。

  这都背着她走了一路了。

  祁宁介见外甥女朝他望来,忙不好意思地挠着头也跟着笑了笑。

  道:“莲儿怎这般看舅舅?才躺了这么几天就不认得舅舅了?”

  边说着边走到青莲面前蹲了下来,还伸手覆在她额头上探了探……见不曾发热,便放下心来。

  又见外甥女这一病整个人越发显瘦了,瞧着两颊都快没肉了,身上更是单薄,便越发心疼了起来。

  挤着笑脸,逗青莲说了两句话,又面露焦急地朝船外望去……

  “你哥哥买个肉怎的比我们还慢?莫不是又去集市上蹲着了?我可是交待过他的,要早些回来的。怎的这会还不见人?”

  说着便起身弯着身子出了船舱……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贵婿。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503519/3

类似《贵婿》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