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天鸿山庄之天之娇女 > 第22章 受伤

天鸿山庄之天之娇女第22章 受伤

  ~~~~~~怎么说,只能说很抱歉了!~~~~~~~

  上官钰娇被齐人杰拉着上了马,连话都来不及问,就急急的朝着客店后门正对的小道,狂奔了去。虽然百合一直是养尊处优的,但是马力却一点也不必赤星弱,两匹马似乎憋足了一股劲在赛跑,百合微微领先后,赤星就马上追上了。马上的两个人现在没有时间注意到自己的座骑,齐人杰面无表情,眼睛深邃得如果人盯着他的眼睛看,似乎会掉进深渊中,让人不寒而栗。不过,上官钰娇根本无法看到,只是很想弄明白到底为什么要逃跑,但是被颠地开不了口。

  “咻——”的一声,一只冷箭冷不丁的从上官钰娇身后袭来,等到她听到声响要反应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本能的向右侧了侧身子。上官钰娇怎么也不敢置信,自己的武功也不弱,暗器虽不算是行家,但也不是外行人啊,怎么会躲闪不及呢?而且那箭似乎寒气很重。

  齐人杰听到动静转头一看,只见上官钰娇身子向左微倾,然后一根银光闪闪的短箭就滑过她的手臂,直向自己袭来。他很着急,似乎都能看到箭头上官钰娇的鲜血在闪着寒光。但是同时他也很诧异,那些人什么时候和冷银派扯上了关系。看来那些人为了那个位置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眼看着那根银箭就要射到自己的身上,他突然单手摁在正急奔的赤星身上,飞快的转了个身,一下子面对了那支银箭,接着便“呼啦,呼啦……”的接连抛出了两枚金子,第二枚金子的抛出似乎在为第一枚增添助力,使它飞得更快。这时只见第二枚金子正裹着那支冷箭的箭头摔落在地上,而第一枚金子就摔落在了它们附近。

  百合好像是知道自己的主人受伤了般,速度渐渐的慢下来。齐人杰见到百合这样,便一跃,跳下了马,看到百合驮着来不及为伤口止血,担忧的望着自己,看到自己脱险了,便松了一口气的上官钰娇。他跑了几步,直接跳上了百合身上,与上官钰娇同骑一匹马。

  “你没事吧?”齐人杰无比担心,害怕箭头有毒。

  “没事。不过,伤口有点刺刺的疼!”上官钰娇皱着眉头回答,越来越疼了。

  “你坚持一会儿,我们得找个地放给你疗伤。”齐人杰的眼神彻底的冷了下来,回头忘了射出箭的地方,眼里冷芒一扫而过,“赤星,跟着!”说完,面向着山上方向疾奔而去。

  看着那两人两马跑远后,在上官钰娇遇袭的不远处的的树林中走出了一男两女。他们的衣裳使用了一种特殊的染色方法,在阳光地下银光闪闪,似乎还有一层薄薄的雾气缠绕的他们的周围。不过,却不见他们身上带着任何弓箭,只是其中一男一女手臂有些些胀,似乎有什么东西藏在那里。

  “不是叫你不要随便射箭的吗?没有弄清楚是不是他们拿了冰原果,你就这样。要是冤枉了好人,怎么是好?”一个妇人装扮的年轻女子瞪了身边年纪较小的少女厉声喝问。

  而那少女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那妇人装扮的女子一眼。那妇人看到那女子的表现便咬紧牙关,斜睨了身边的那个男人一眼,见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更加生气。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转头望向远方。

  “师兄,你说,那两个人是什么人?且不说那女的能躲过我的银箭,就是那男的抛金子出来的手法,我也没见过。”那女子走过去捡起那两枚金子和自己的短箭。但奇怪的是,她手里的这支短箭却是没有箭头的,而且也没和金子连在一起,倒是两枚金子中的一枚被打穿了一个洞。

  “我也不知道。”那名男子开口,沉重的嗓音扑面而来,让人单听声音就能知道他的内力浑厚,与刚刚那名女子的莺声燕语相差甚远。“这些事,你得问你嫂子,我终年在山上不问世事,这些人什么时候冒出来我也不知道。我有几年没有过问江湖事了。”

  “六年。”那妇人幽幽的说道,目光依然望着远方。

  听到她说话,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她。她也没有什么反应。接着说:“还要追他们吗?那姑娘受伤了,应该会找个地方疗伤的。这种箭伤,不赶快治疗的话,她那胳膊可能会废了!”

  男子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他旁边那个女子也看着她,不过,那女子的眼光里似乎有种幸灾乐祸的笑意。

  “师兄,既然绯颜嫂嫂都这样子说了,那我们就去找找他们吧。要是真不是他们拿了,就顺便把解药给他们,免得有人说我阿柔滥杀无辜!”说完,也不看别人,就直接走向上官钰娇和齐人杰奔去的方向。从她的背后看来,似乎她在慢慢的走着,可是一转眼他就已经跨出去好几里远的距离。

  “你太纵容她了。”看着阿柔离开的背影,绯颜依然幽幽的开口。然后,也跟着阿柔向山上走去。她本来就没有想过要得到他的回答,也就不在乎他是否会回答自己。然而没想到,她走了几步后,身后居然传来了拿到沉重的嗓音,“她是我的小师妹,是师傅的留在世间唯一的骨肉。而且,她也是你师妹。”

  这个时侯的绯颜有点发怔,没想到他会回答自己,但是随后她只是笑了笑,转过身来,“你只是这样想的?”说后,似乎有点后悔自己说出这句话,转过头,看着林柔离开的方向,“你不用回答,我只是觉得,你要是疼她,就告诉她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别再说什么由她自己去经历一遍,好过跟她说千万遍的经验道理。现在的她,只要是她认为是对的,那么就是对的。越来越骄纵,越来越任性。就像今天那两个人,她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人。是非对错,又岂是她一个小女子能说得了的!算了,我还是跟上去看看,免得一会儿又发生些什么事。”说完,再也没有回头,径直的走了。

  这位此时站在路中间远望自己的妻子和师妹的人,就是冰原派的掌门人何火炎。他闭关六年研习门派绝活——冰焰掌,把冰原派的所有事物都交给自己的妻子和前掌门林木的女儿林柔。但是她们似乎永远无法和平相处。以至于所有冰原派的弟子都知道,这两位代理掌门人都是不简单。甚至连掌门人为了避免她们两人的战争都的选择闭关,这次要不是为了本派瑰宝冰原果不慎落入贼人手中,还不知道掌门人何时重出江湖。

  不过此时的何火炎脸上浮,居然是一抹恨意极深的冷笑。只是不知道,他在冷笑些什么,又恨的是谁。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能领悟到冰原派的掌门人决不是一个为了躲避妻子与师妹矛盾而闭关的简单角色,甚至,一些已经发生的事,原本还很清晰,似乎也越来越模糊起来。上官钰娇和齐人杰还没踏上他们自己的路,就被卷入到另一场阴谋中。

  “阿娇,你没事吧?”看这上官钰娇渐渐发白的嘴唇,齐人杰又一次感受到了害怕。他明白,她是中毒了。他不能让自己在乎的人,再一次无助的死在自己面前。

  上官钰娇头昏昏沉沉的,随着百合的奔跑速度,人一高一低的震着。她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只是被划了一个小伤口,居然这么严重。想咽口口水,居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她无比恐惧起来,却又觉得现在全身上下都无比轻松,原本疼痛的伤口也不再感到疼痛,似乎那些疼痛正在随着血的流逝而流逝。她已经无法感觉到其它的感觉了。不过,突然之间的她觉得她周围渐渐的变得非常挤迫,无法动弹,使得她很不舒服。使劲扭了扭身子,睁开眼睛想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时。她却看到了齐人杰望着她,无比担忧的眼神,似乎,眼角还挂着一滴泪。她很想笑话他,男儿流血不流泪。但是却怎么也开不了口。最后,她只听到了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似乎在说,谁会死。

  这个陌生女子就是林柔。林柔走到齐人杰与上官钰娇落脚的一处破山神庙中。“你这个样子帮中了溶冰的人止血,只会加快她的死亡。”

  齐人杰看着怀里不醒人事的上官钰娇,本来从袖口撕扯下一块布,想为她包扎止血,但是那血却是怎么也止不住,不一会儿,就把那块布也给让红了。看着黑红色的布条,齐人杰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有不断责备自己,明明知道自己危机重重,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现在……这时,正好听到林柔的声音,忍不住血脉膨张,青筋爆发,但是因为怀里还有一个人,他只能握紧拳头,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冷艳的蛇蝎美人,“我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却无端偷放冷箭,不知阁下要如何解释?”

  “解释?”林柔俯视着跪坐在地上抱着上官钰娇的齐人杰,冷冷的开口,“要不是你心虚,你跑什么?要救这位姑娘可以,但是,请把冰原果还给我,我既往不咎,还帮你就这位姑娘!怎样?”

  “冰原果?”齐人杰楞了一下,为什么会在他的身上?难道他们栽赃给自己,然后引冷银派的人来追杀自己?不过又不大可能!难不成有什么误会。他正准备开口,又见到一男一女出现在了山神庙的门口。

  “阿柔,救人要紧!其他的过会儿再说!”绯颜不顾林柔的冷眼,从袖口中拿出一颗药,走过去,递给齐人杰。齐人杰看了蓝那可火红色的药,伸手接过,但是又不放心,盯着绯颜,“我怎么确定这是解药?”

  “她再这么流血下去,会死的,信不信由你!”绯颜也不说什么,淡淡的转身回到了何火炎的身边。

  齐人杰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手中的药丸,再看看被自己按住止血的伤口依然在不停的流血,而上官钰娇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只能恨了一下心,将药喂到上官钰娇的嘴中,她迷迷糊糊的嚼着嘴中的药。这时,齐人杰闻到了一股相当辛辣刺鼻的味道,连自己都被呛得想咳嗽,可是正在咀嚼的上官钰娇好像浑然未觉。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天鸿山庄之天之娇女。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2376270/22

类似《天鸿山庄之天之娇女》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