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道之道:三生梦 > 第25章 生死迷局

道之道:三生梦第25章 生死迷局

  处理完一切事宜后已经很晚了。

  百里云霜借着酒意,醉眼微醺间看到西和屋子里昏黄的珠光摇曳,不假思索推开门闯了进去:“西和,我的心肝儿,夫君我来了。”正欲就寝的西和被眼前这人的唐突吓了一跳,借着昏暗的烛光在看清了这人的脸庞后,立即厌恶地踹了两脚:”百里云霜你滚,我要睡觉了,请你别打扰我!”不料自己纤弱的脚踝早已被百里云霜粗糙发热的大手握住,很明显是他借着酒胆前来放肆的。

  只见百里云霜脸色一沉,先前的柔情蜜意早已烟消云散,他充满戾气的眼睛死死盯着西和,抡圆了大手狠狠狂扇了西和一巴掌:”臭娘们,你现在是我的妻子,过了今晚你就是我的人了,别这么不识好歹,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你就从没正眼瞧过我难道就是因为江清吗?“

  突如其来的这一巴掌打的西和脸颊发热而生疼,自己从小到大从没被人如此欺负过,她不觉眼泪早已在眼眶打转,“对,我就是因为他,不管他好他坏我都在意他,我的心里只有他,根本没有你的份。“西和捂着发热的脸颊,噙着泪水仰起头一字一顿道。

  也许是自己真的下手太猛了,百里云霜感觉到自己的冒犯后,看着西和委屈而又坚定地目光,他的心软到极致,在自我后悔与惩罚性的扇了自己两巴掌后,嘴里嘟哝着捧国西和满脸泪痕的脸,“瞧我,喝醉了酒怎么这么糊涂,对不起西和,你打我骂我吧,就是从现在开始你的心里一定要换成我。乖不哭,打疼了吧,我该死,相信我,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西和厌恶恼怒地躲过眼前这满口酒气的男人,坚定而又决绝:“对不起,百里云霜,我确实不爱你,这一辈子恐怕我也做不到!“

  在听到西和的话后,百里云霜是如芒刺在背,他痛苦而又无奈的盯着西和的眼睛:“那他死了你是不是会改变心意?回答我?!我告诉你个好消息,一个令你惊喜的好消息!江清已经被我毒死了,就用这个‘曼陀罗纱’毒死的。哈哈,西和,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昂,世上再也没有江清这个人了。”百里云霜从袖子里掏出那个深蓝色的小瓶子,眼神冒出了光,用颤抖而又兴奋的声音一字一句近乎狂热地说给眼前这个自己最爱的人听。

  百里云霜快疯了。

  在听到江清已死的消息后,西和的脑袋炸开了花,她怀疑自己听错了,江清怎么会死呢?这么个会法术的人怎么会死?!不可能,一定是百里云霜在骗自己,好让自己死心。

  接下来的一秒里她看到百里云霜手中的瓶子后自己的胸口里安放的那颗心瞬间沉了下去,这颗瓶子自己认得,几年前有个西域异人进贡给王宫一个与这一摸一样的瓶子——瓶子里装的正是世间最强大也最罕见的毒物“曼陀罗纱”。她听过关于曼陀罗纱的传说,也知道”一滴入喉,万籁死寂“的传言所言非虚。

  她感觉自己快要奔溃了,耳朵瞬间听到了心里深处的碎裂声音。

  她几乎是颤抖地扬起巴掌打在了百里云霜的脸上,坚决不留余地。“我看你是疯了!百里云霜!你怎么这样歹毒,他当初可是救了你的命啊!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当初是谁把你从鬼门关拉来的吗?我告诉你是江清!是你一直痛恨的江清!你这个混蛋!“西和强忍着即将喷涌而出的泪水,踉跄地夺过百里云霜手中的瓶子穿了鞋子起身就走。

  留下呆滞木然的百里云霜在后面呆呆望着西和的背影,伸手想要抓住那道柔弱:“你去哪?”

  逆着光,门口那个纤弱的背景顿了顿,但没有回头之意。许久,门口才传来清冷的话音:“去找江清。”

  话落复夺门而出。

  西和是边跑边流泪,她不敢面对那样凄惨的事实。在看见一片缟素的江府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崩溃的泪水,任凭泪水爬满脸庞。西和腿肚子发软打颤,蹒跚爬到了江清的灵堂前,望着这个昔日充满江清朗朗笑声的江府,如今已经物是人非。她抚摸着新做的棺木,木质冰冷——一如里面躺着的那人。

  西和绝望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神空洞苍白。在一阵呜咽痛哭后,她抬起了头轻轻擦干了泪。

  这点分别算什么?江清,尽管你嫌我气我,但黄泉路上你不寂寞,我这就来陪你。

  西和苍白的眼神略过灵棺,最后定格望向苍茫天空。她苍然一笑,露出绝世而凄美的笑容,拿出那个深蓝的致命瓶子,轻吐兰舌,舔干了最后一滴残余的曼陀罗纱。

  “不要——”百里云霜是马不停蹄地狂追而来,他在看到西和服毒的那一刻,百千道肠子都悔青了,他紧张地要死,生怕西和离自己而去。可那人儿终究倒在了自己面前。百里云霜后悔极了,他无力地伸手想要阻止一切,却发现为时已晚,眼前的人儿早已如枫叶般轻盈而又绝美地坠落地上,百里云霜痛苦而又绝望,双膝发软地跪倒在江清灵堂前,拔出腰间的剑,喉咙里迸发出狮子一样的声音:“哈哈哈,江清,我欠你的我这就还你,从此我们两不相干!哈哈···”终于那声音越来越小,直至万籁俱寂。

  许久,一阵阴风起,满地的落叶随风飘走。阴风乍起处显现两个胖瘦鬼卒,两人用极其幽怨冗长的调子唱着晦涩难懂的歌,在看着倒地不起的这两位身着华贵的年轻男女后纷纷摇头叹了口气:“都道行路难,其实情路更难走。多少痴情男女为了情字把命丢!”

  “走吧,回去交差!”其中的瘦鬼卒催促着。

  “慢着,这不是那位江上仙的府邸吗?莫非里面躺的死人是江上仙?”

  “怎么可能,人家生死生岂是你我可以随便论断的?快走吧,那些不是我们可以管的,回去交差要紧!”说着两人化作阴风而去,只留下满地零落的狼藉。

  几日后,一位仙风道骨的苍然老者站到挂满了缟素白缎的江府外面,他望着门口那块赫然用镌金小纂写着的“江府”二字的金字牌匾时,露出深藏不测的微笑后正欲登门,却被门口的侍卫挡住。老者一怔,复又笑:“年轻人,休挡我路,我是来找我徒儿的。”侍者面面相觑,互相诧异道:“老人家,此间是江府,哪有什么你要找的徒儿?”老者并未作答,只是含笑看着两位侍卫,眨眼间化身清风直入内堂,留下瞠目结舌的侍卫两两对望。待到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追到院中时,并未见到老者半点儿影子。“快,打开棺盖,看看江大人还在不?”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侍卫拍拍头“哎呀”一声道,于是几个侍卫一鼓作气地打开了棺盖,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所谓的江大人。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道之道:三生梦。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2370331/25

类似《道之道:三生梦》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