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灵魂驱逐师 > 第2章 复仇女鬼

灵魂驱逐师第2章 复仇女鬼

  我醒来时已是两天后了,胖子告诉我张路比我早醒一天,他已经把那吃人的事告诉的当地警方,并带着去现场去了。

  我点点头,思量了很久对胖子说,通过这件事情我发现,鬼并不是一开始就变坏的。他们肯定生前受了什么冤屈才如此的。我有个想法就是在捉鬼前,先让他们上我的身,这样我就能够看到他们死前的世界,他们死的原因。然后再决定把她们超生,还是直接毁灭。

  听完我的想法,胖子吃惊的看着我,老半天才说道:“你的这个想法太另类了,那样你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吗?”

  我点点头道:“绝对能,我在书里学到一种方法,能将上了我身的灵魂逼到身体的任何部位,不管他有多厉害。”

  胖子沉默了许久后,好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说道:“这里就有一个鬼魂你可以试试。”

  见我点头后,胖子讲,原来他来这里是找自己师父的,来到后,发现师父去了四川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他本想回广州。就在这空当师父那干刑警的儿子张强,找到他让他帮个忙。原因这一段时间在这小县城里连续出现诡异事件,先是一对恋人深夜散步遇到一个红衣女人,这女人坐在一颗小树苗的树梢上望着他们。接着是出几名租车司机看到一个红衣女人站在路旁拦车,拦到车后坐上去,就让司机把车向小树林里开。司机一不同意那女人就消失了。这事情很快传遍小城。吸引了不少的好奇者,写恐怖故事的人一窝蜂地去那里采风蹲点想要一睹那女人的模样。这按说人一多阳气就重,要真是鬼,它也不敢出来。但事情偏偏就这么邪,到十二点钟时,突然一个猎奇者,突然大叫一声,冲进了树林。一旁的人见状忙打开手电在后面追了过去。进去后他们发现那人竟快速的爬到了一棵大树上只见他手里握着一截手臂粗新折断的树枝,用树枝对着自己的胸,然后从树上跳了下来,那树枝刺穿他的胸从后背露了出来,树枝上还带着一颗烂烂的心脏。这一下子吓得这些人全跑了。几个胆子大的边跑边报警。民警去后收了尸体,发现死者还保持着笑容。

  本来以为以为这事这事已经都大了,谁知道更坏的事情还在后面,去看死者的死者生前好友,接二连三的死在那个树林死法各异,有用自己家的煤气罐和锅食用油,拉到小树林后点上煤气支上锅倒上油然后把自己的脑袋伸进去,把自己的脑袋炸焦的,有把自己有挖自己眼睛割自己舌头的然后又抛开自己胸膛的。有把自己挂在树杈上剖腹的那内脏都悬在半空中……

  胖子听完后决定帮忙,但是他自己有没有拿的出手的家伙,这才通知我。正巧的是张强的表弟张路正好遣送逃犯来广州。所以就和我一起赶回来。

  听完了胖子的讲述,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隐情,于是说道:“今晚上咱们就行动。”

  到了晚上胖子开车把我带到那小树林,十一点后我从车里下来,后用三片槐树叶分别放在两肩与头顶。因为槐树属阴,用树叶能遮住人身上的三把火,这样阴魂就会很容易发现,然后就会附上身。

  我觉得以我为中心挂起了一阵微弱的风随后觉得后背一凉。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一旁的胖子见状忙把一根打好结的红线绳带到我的右手中指上。

  慢慢的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接着她死前的几个小时的画面像3D0电影般在我眼前展现。她叫于磊磊是X校二年级的学生,她正在学校不远处的一家饭馆,勤工俭学做服务员。下班后她回到学校正要回宿舍,这时突然从暗处窜出来几个人把她抓住堵住嘴后,把她从校墙翻出来,然后在一处旧房子里将她奸污,她愤怒至极,她认识这七个人就是晚上在饭店里骚扰她的那帮痞子。这帮痞子将她玩弄够后,本想离去,这女孩却说,她认识他们,她会报警的。几个痞子回头将她拖进小树林活埋,在埋她的过程里一个痞子身上的一个护身符掉在她的身上。没想到那小小的附身符竟能压制她的灵魂不能离开驱壳。她在驱壳里看着自己的身躯腐烂化作白骨,直到一天耗子将巢穴驻进了她的胸腔内,耗子把那护身符咬破,她的灵魂才得以离开,她要报仇……

  看完这一切我念动净身咒将她驱赶至我的中指指尖。我伸手从手腕里抽出一根银针,刺破中指挤出那滴困着女孩灵魂的血,血滴在地上,那女孩灵魂自由,她现身在我的面前,静静地看着我。我对她说道:“去报你的仇吧!”

  看着女孩的灵魂点点头瞬间消失后,胖子不干了骂道:“娘的,老李你丫的有病吧?你把它放了干什么?”

  我转身向车走去边走边答道:“这是一件灭绝人性的凶杀案,而且案子到现在还没破。咱们去公安局查查我看到了凶手的模样。”

  胖子气的摇了摇头,上车后,直奔警局。

  到警局后张强早已在等候,我开门见山把我看到的告诉了张强,然后让张强把那几名死者生前的照片,拿出来我要辨认。”

  张强很快拿出了几人的相片我一看就是那帮痞子里的几个。我问张强道:“他们应该是个团伙。”

  张强点头道:“他们的老大,诨号三条腿刚出来。现在在他亲娘就得道观里。我这就把他带来。”

  张强拿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路子、什么?好了,我知道了你快带几个人去三条腿以前经常去的那个道观把他带过来。”

  张强挂了电话后沉声对我俩说道:“‘他们这一伙人几人不知怎么了刚才又死了两个。只剩下‘三条腿’了。我让路子去道观拉他去了,一会儿就来了。”

  胖子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假装没看见,向张强问道:“张队长,那个三条腿,能判死刑吗?”

  张强道:“如果他自己承认,能判,可是如果他死活不承认,我们又没证据……那只能放了他。”

  我听了张强的话,看着胖子。胖子还是一副生气的表情。

  空气变得有些尴尬,我心中疑惑是不是自己做的太果断了?

  半个小时后张路浑身是血的闯了进来,他喘着大气说道“张队长、出事了!”

  “怎么了?路子。”

  “‘三条腿’死了!”张路进屋后拿过毛巾擦了把脸上的血说道:“我带两个弟兄去道观,刚好碰到这小子往回走,就直接给摁住了。三条腿说要回去拿个护身符。我知道这小子是耍诈,借故开溜。所以不由分说直接押他上了车。我们走了没多远就遇到一个红衣女孩拦车,刚想停车拉她一段。可三条腿却大叫着让快开车说那女的是鬼,这小子跟狼嚎似得。他这么一叫,我们也没了底儿。”

  “你们被诈住了吧”张强瞪了眼张路。

  “咳……”张路有心辩解,却无奈这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便轻咳了声接着说道:“那小子说就是那个女的,把蛤蟆嘴几人给弄死的!我们又回想了一下,也觉得有怪,那个地方本就在荒山野岭的,哪会有人打车呢!我们开车子继续往回赶,在拐了一个弯便是一段下坡路。这时又一个女的站在了路的中央,我们发现时己经晚了车子直接把那女的撞出了十几米远。我吓得停下车查看,但却发现那女的不见了,而且车子上一点撞痕也没有。我们无奈上车,却发现三条腿竟吓的浑身发抖,这小子一把拉住我的手哆哆嗦嗦的说道,他知道张队长为什么找他了。三条腿说道,十年前他和蛤蟆嘴几人在一家饭店吃饭时,看上了一名漂亮的服务员,这姑娘长得很是水灵,当下几人便起了色心。叫过那服务员一套近乎,得知这姑娘还是个学生,家是泰安的,在这里勤工俭学。几人一听是外地人更是起了胆,当下便结了账,出了饭店这里饭店不远处,等着那姑娘下班。不多时那女的下班了,可是却又饭店里的厨师送。几人不死心便一直在后面尾随,可是那厨师一直把那女孩送到了学校门口。蛤蟆嘴色心难忍带两人居然翻过墙头把那女学生绑了出来,几人把那女学生**了后本想开溜。谁知那女的竟哭着说认出了他们,一定要报警。几人一商量决定先把她绑到他们平时赌博的地方一栋废弃的房子里,吓吓他。可谁知这女的很倔,几人这可没了办法。几人本是些小地痞,本也不敢害人性命。可是几人也不想去啃窝窝头。几人一商量便下了狠心,一不做二不休便把那女学生先来了个‘猪蹄扣又堵了嘴。最后就地埋了。后来几人不安了一阵,时间一长就忘了。直到昨天蛤蟆嘴给他打电话,问他梦没梦到那个女的来报仇。三条腿来道观看他的当了道士的娘舅,老娘舅非让他在道观住两天住在了道观里所以没做梦。谁知一夜之间蛤蟆嘴几人全死了。他说那个拦车的女的就是当年的那个女学生。

  车子一直驶进市区我们才松了口气。到了双头岭的十字路口赶上了红灯,这时三条腿突然双眼盯着车窗大叫了起来,我一看只竟是那个那个打车的女的!那女的竟隔着玻璃把头探进了车内。然后顺着三条腿的嘴钻进了他的身体里。我们想下车但腿脚却不听使唤了。突然三条腿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浑身发光如火炭般,怪的是我在一旁却一点儿觉得热。三条腿很快烧的剩一副骨架。

  开车的六子却吓得把车开了出去,结果一辆装满钢管的大货车把我们的车撞了出去满车的钢管把我们的车插成了刺猬。满车的人除除了六子被一根钢管扎伤外都没事。路人把我从车里把我拉了出来,我叫了局里的兄弟后便回来了。”

  我听完说道:“那于磊磊用灵魂之力将三条腿烧死,估计她也灰飞烟灭了。”

  听了我的话,胖子的脸色才有所好转,他向张强问道:“难道当初你们就没有接到那学校的报警?”

  张强沉默了一阵沉声说道:“有,其实那个学校每年都会有学生失踪,但到最后只不过是谈了恋爱私奔了。所以对于于蕾蕾的失踪,我们并没太多的在意。

  但是没几天又有两位家长闹到了学校,那位家长手里拿着一封信向校长要人,非要知道他女儿的心中的‘他’到底是谁。于是便闹到了派出所。我当时还是一个片警,跟着我师父处理这个纠纷,那位家长让我看那封信,他说信可以确定是自己的女儿写,的因为他认得女儿的笔迹。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封信的内容,信中写道。

  (父母勿念,恕女儿不孝。女儿早已厌倦校园生活,便跟着我的真心爱人,来到了南方一个大都市。我们把这里当做梦想开始的地方。我现在工作得很努力。同事们对我也很好,母亲不要担心他们会骗我。我也常梦到母亲在家门口守望。待女儿事业有成便回家看望双亲。恕女而不能留下地址。)

  这封信里有几个被划去的字,我觉得这女孩学习肯定不怎么好。因为她把‘校园’的‘校’字写重了,然后又用笔把那个多余的给划去了,但还是能看出来!然后还有‘工作’的‘工’字。还有就是(同事们对我也很好他们不会骗我。)这句话里面的‘骗我’也是后改的,本是‘害我’这两个字。可能那女孩觉得用词不当把‘害我’划去改成了‘骗我’。我觉得有些可笑,都上大学了竟连信都写不好,便有些嘲笑的把那几个字念了出来,(校、工、害、我。)我师父听到后,一把把那封信夺了过来,他仔细地看了一遍问我那里有“校工害我”的那句话。我指出了那几个被划多余的字。

  我师父又仔细地看了一遍后,马上带上我们几个人。向学校而去,他说是找到了那个女孩!我在路上也觉得那几个被划去的字有问题。试想,一个上了大学的人写封小学时便学过的信?怎么可能会出现那么低级的错误?除非那女孩想告诉他家人什么?‘校工害我’我突然间知道了我师父为什么说找到那女孩了!

  可是学校里那么多的校工,会是那一个呢?

  我心中带着疑问跟随师父来到学校。我师父直奔门卫室,他一进去便把那看门的老头用手铐、铐在了椅子的靠背上。然后让我们几人搜索门卫室。我们几人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遍,连那个与门卫室相通的被该做小厨房的杂物间,我们都搜查了一遍,并没发现那个女孩。我有些迷惑的靠在小杂物间的门口,从身上摸出了根烟,把香烟伸向那个正努力把小铝锅烧沸的蜂窝炉子,借助从锅底冒出的蓝色的火苗把香烟点燃。我狠狠的抽了口,长长的吐了口烟柱对我师父摇了摇头。

  我师父盯着小杂物间说道:“把那个炉子挪开看看下面。”

  我心想“炉子下面连只臭虫都不会有!”但想归想我和我的一个弟兄把那炉子轻轻的挪开了,一块古力井盖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原来这个古力井盖被炉子的炉渣全盖住了。所以我们在没发现它.我找来一根钢筋要把那古力井盖撬开,我把钢筋插进古力井盖的眼儿上后,使劲的把钢筋向下一压,结果那个井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开。我一下子收不住力向一旁倒去,直接把那个蜂窝炉子上的铝锅撞倒在地。

  铝锅里的水连带着里面的东西洒了出来,一只煮熟的被啃了一半的人手,滚到了我师父的脚下。而那个老头盯着地上的半只占了炉渣的手直喊可惜。

  后来我们在那个下水道里找到了很多被煮熟啃食过的人骨,和碎成炉渣般的骨头,经检查都是女性的。那些骨头都被钝器砸断,里面的骨髓都被吸食了!那位家长也确定了自己的女儿已经被害,因为那半只手正是她的女儿的。因为他女儿的右手中指侧面有条长疤!很容易认的!

  后来老头交代的作案的过程,他总是在学生群里寻找自己的‘食物’。就是那些外地的,而且独来独往的女学生。找到‘食物’后他便以一个慈祥的长者与‘食物’聊天,借此掌握食物的家庭地址,和个人爱好。然后趁假期他便借用学校的名义向‘食物’发信,说是学校要举办免费的名师讲堂,让收到信的同学返校。又在信中交代,一定将信捎回,凭信入校。这样一来他即骗来了‘食物’,又毁了证据!抓住‘食物’后,他先让‘食物’给家写封私奔的信。以做到完美无缺。

  这个食人的‘畜牲’对所有失踪女学生都交代了,可是唯独对那个于蕾蕾他确不认罪。在我们准备再审他的时候老头却死在了看守所里!后来我们便把于蕾蕾失踪案,和食人案并了案!”

  我们三人张强讲的故事后,不由觉得那个老头死的太便宜了些。同时又为张强的师父准确的找到凶手觉得好奇。张路奈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等不到还沉浸在案件的张强慢慢讲解,便问道:“你师父是真么知道那个校工就是门卫呀?”

  “当然是信告诉他的!”张强回答道:“师父说,信里最后说道,(她常梦到母亲站在家门口守望。)这句话是与信的本意矛盾的。女孩写信是报平安,和安慰母亲的。可是这句话只会让她的母亲更伤心。既然是这样,就说明那个聪明的女孩,是有意写的,她是想告诉人们害自己的校工是负责什么工作的。”

  张强讲完后,起身对我们说道:“你们先回去歇会,等明天,你带我去吧那于磊磊的尸骨找出来。我去现场处理一下。”

  胖子我俩回到胖子住的宾馆后,我给胖子点上一支烟递了过去说道:“还生气呢?我当时觉得气恼一时就没控制住。”

  胖子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后,道:“坦白说,我也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对是错。不过他们也是罪有应得。”

  第二天我们找到于磊磊的尸骨。随后又在玩了几天,顺便候胖子的师父。谁知胖子的师父又打了电话说是又上了北京。胖子一脸郁闷,原来这憨货这次来是从师父讨要几件捉鬼法器。谁知事不凑巧,无奈我俩告别张强和张路两人后返回广州。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灵魂驱逐师。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2370302/2

类似《灵魂驱逐师》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