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九歌:地雷复 > 第65章

九歌:地雷复第65章

  江水依依,霞光蔼蔼,远处已是炊烟袅袅,尹天遥提着手中刚沽的一壶好酒,摇头晃脑地在路上闲逛。走了一会,眼前一座河岸古宅犹如静默的华舫,缓缓驶入视线。这宅子一半在水,一半在岸,似乎荡在碧波之中,可不就是闻名中洲的琉璃萧流秀的倚梦居么?

  尹天遥微微一笑,踏着大步走了过去。这座仿若石船的宅子,坐北朝南,首尾东西,此刻未尽的一点余晖洒在船尾的平台处,河上微风送爽,凝神处,一缕幽然若梦的歌声如风绕耳。

  尹天遥顺着声音引颈张望,只见一名绿衣少女坐在船尾,双手懒懒撑着身体,濯足江水,口中清唱着一曲乡野小调。暮色微光之下,她一双白皙幼嫩的双足在踢起的晶莹水花中若隐若现,轻纱般的浅绿衣裙如风中莲叶,舒了又卷,摇曳风中,自成一番美趣。

  尹天遥看着这少女忽闪忽闪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天际流云,煞是可爱,倒也顺着她的视线仰头望天。此际云霞殷红,流云缱绻,美不胜收。正看得入神,突然间额前一凉,点点水珠自头顶滑落,忙伸手抹去一脸水花,定睛向前一看。

  只见那少女虽还坐在河边,一双大眼睛却直直盯着自己,毫不羞赧地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口中问道:“你是什么人?到这倚梦居来有何贵干?”

  那绿衣少女离尹天遥还有丈许的距离,这从天而降的水花,似乎从是她处而来。尹天遥见她纹丝未动的身子,这水花怕是她双足踢起而至,看来这看似稚幼的女孩子,倒是有几分功夫。

  “这儿就是琉璃萧流秀的宅子?”尹天遥自若地笑着,不答反问。

  “咦?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不过,这儿是我家主子的住所,京畿城内的人可都知道。”少女微微嘟起粉嫩的樱桃小嘴,稍稍歪着脑袋看着尹天遥,脸上却似乎没有奇怪的神情。

  “呵呵,小姑娘,在下尹天遥,想要来找你家主人的主子。还请好妹妹为我通传一声可好?”尹天遥向少女躬身一揖,嘴里抹上了蜜似的笑道。

  “主人的主子?”少女闻言“咯咯”一笑,从水中提起双脚在台上一个翻身站了起来,赤着双足一蹦一跳地甩着辫子跑进了船中。

  不一会,绿衣少女从船上二层的阁楼探出身子向尹天遥招了招手,喊道:“公子久候了,主人请尹公子入内相见。”尹天遥朝少女笑笑,抱拳谢了。

  一入内堂,一眼便瞧见展云凌与一位黑衣男子站在窗前正说着话。尹天遥提着酒壶大咧咧地向二人一鞠躬,伸手将酒壶搁在桌上,便往二人对面桌前一坐。那黑衣男子不同于展云凌一贯的悠游闲雅,一身冷傲逼人的气息。尹天遥见他一双寒冰似的双眸在自己身上上下一扫,虽还未开口说话,已经让人有一种俯首称臣的感觉。

  “这位公子好锐利的目光,这可是吓得在下心里突突直跳。”尹天遥口中虽如此说着,但他脸上不变的笑颜仿佛丝毫未被柳御风凌厉的眼神所碍。

  展云凌知道这人全无正经模样,和柳御风的性子怕是水火不容,无奈摇了摇头,向柳御风说道:“方才我提到在丰县偶遇的那位少年,以及在吴狄城献玉玺之事,便是这位尹天遥尹公子了。”

  “咦?二位居然聊过在下?”还未等柳御风有所反应,尹天遥一副开心自得地表情抢过话来。

  “尹公子此来是?”展云凌不愿多言,开门见山地问道。

  “哦!我是来找展门主喝酒的。”

  “喝酒?”展云凌微微一愣,轻笑着问。

  “因为玉玺的事,王上刚封了个官给在下当。尹某人在这京畿城中有没有多少相识,故而只能想到找展门主来喝喝酒,寻个开心。”

  “哦,那以后,可要称尹公子为尹大人咯?”展云凌似乎并不惊讶,反倒是轻松自若地向尹天遥一拱手,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相比展云凌的云淡风轻,柳御风紧盯着尹天遥颦起眉头,寻个开心?此人是心中全无意识,还是故意如此挑衅,在展门门主面前居然说话如同儿戏。

  “展门主不好奇王上赏了什么官给我么?”尹天遥倒是没留意柳御风脸上神情,一脸得意地向展云凌道。

  “无论是何官职,想必定是尹大人心中所愿。这桩生意,尹大人所获颇丰呀。”展云凌与他几次见面,知道此人言语行为都大异常人,倒也不以为忤,淡笑着说道。

  尹天遥“哈哈”一笑,向展云凌摆了摆手以示自谦,丝毫没有发现柳御风那对蓄着寒霜的眸子。“在下谋了个闲差,司礼院的掌礼大人。这以后宫里的各类器物采办,每月的祭礼等等大半都由我来定夺安排。”说着,他自顾自地开了酒壶,凑到壶口使劲一嗅,道:“好酒!够劲道。”

  “哦?对了,说了这许多,还不曾知道这位是?”尹天遥转头盯着柳御风上下一番打量,丝毫不知内敛二字,“唔……难道这位兄台便是最近威震边关的那位柳公子?”

  柳御风第一次见到尹天遥,眼见他如风似火地招摇而来,言语间没个正经模样,如今又嬉皮笑脸地朝自己猛瞧,嘴里突然间蹦出这句话来,冷峻的脸色微微一僵。

  展云凌见了心中莞尔,这尹天遥真像是虎口挠须的苍蝇,让人怒也不是,笑也不是。

  “你猜的不错,这位便是展门的柳御风。昨日刚到京畿。”展云凌见柳御风无意开口,所以接过话来答道。

  “回京?带着兵么?”尹天遥回想起在段尹帐中厉明渊的那番话,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

  展云凌笑着摇了摇头,“戍边的将士怎可随意调动,他不过带了十数士兵押着几个叛逆的将官回京罢了。”

  “哦……”尹天遥点点头,突然“啊!”地一声,“这么说来,当时厉相是骗人的?”

  展云凌被尹天遥“啊!”地一声叫的一愣,却见他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贼笑。此人绝顶聪慧,实在是个人才。

  “不过,这归京之后,倒是有事发生。”展云凌思及此处,有意再试他一试。

  “有事?”尹天遥目光一闪,倒也有几分在意。

  “柳御风一路压着两名叛将和敌军的主帅,路上防范的紧,倒还没有什么异样。但一回京畿,那三人却突然暴毙狱中。”

  “暴毙?死于何故?”

  “中毒,待狱卒发现之时,尸身都已溃烂。”

  “哇……如此毒辣。可是已查出何人所为?”

  “此事既在京畿天牢中发生,我们不便再插手,展门已将此事交由神机门的督卫们追查。”

  “这……倒是奇怪。”尹天遥右手食指在桌上轻叩着道。

  “如何奇怪?”

  “按理说,这段启已经倒台,捉了几个叛将,不过是再在他头上添两笔罪状。都说树倒猢狲散,以段启眼下的光景,还有人为他做事,除那几个叛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九歌:地雷复。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2370102/65

类似《九歌:地雷复》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