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十字架刑 > 第16章 暖红晚霞

十字架刑第16章 暖红晚霞

  “法芙老师!”瑞贝儿举起手向法芙挥了挥手,示意疑问。瑞贝儿也成了全班第一个用“老师”来称呼她的人。

  洛爱转头看向瑞贝儿,瑞贝儿无助的看着法芙,好学的问着法芙问题。法芙听过,眼神变得温和,开始一遍又一遍的向着瑞贝儿演示。大家都在偷偷议论着她们之间的奇怪的和平气氛。

  不知是法芙讲解的太快,还是瑞贝儿的魔法潜质不够,花儿一遍又一遍被施过魔法,花盆里也已经积起了一小层药粉,可它依旧没有任何生机。在大家的目光下,瑞贝儿恼羞成怒,生气的打翻了郁金香花盆。可怜的花朵随着花盆的破碎,彻底失去用复活的可能。法芙更是将花粗暴的踢出门外,任它遭受蹂躏。

  注视着这一切的学员更加气愤,却因为害怕而不敢出手。但小粟再也按耐不住,将手张开,对着死去的花朵念起咒语。巨大的魔法圈不知从哪儿呼唤出一股风,围着花朵转着圈。花朵的形状慢慢变大,和花盆碎片分离,变成了一朵盛开的巨大的红色郁金香,它的枝干长出了两个力大无穷的大大的红色叶子,对着教室里的所有东西推来推去,教室里所有的东西到处乱飞,因为使出罂粟花魔法而眼泛红光的小粟趁机收回所有的郁金香,复活藏住它们,默默的站在一边。大家躲避着这个恐怖的怪物和乱飞的桌椅书本,整个教室陷入一片混乱。

  瑞贝儿和法芙躲在门后,以为自己可以躲避危险。但郁金香巨大无比,整个教室一览无遗,又凭借气味分辨敌我,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她们。郁金香的大叶子轻松的抓住她俩,停下了破坏,但是风依旧在教室里乱跑。

  洛爱抓着米修躲在讲台下,通过桌下的空隙观察着一切。米修脸吓得惨白,断断续续的说:“洛爱……那花……难道不是罂粟花色的郁金香吗?难道镜粟真的是罂粟……唔!”洛爱慌忙捂住他的嘴:“嘘!别让别人听到了!”米修惊讶:“原来真的是这样!”洛爱对他说:“那个花抓住了法芙和瑞贝儿,你觉得它想怎么样?”米修脸色发白,学霸脑袋早已停止运行:“那么恐怖的东西……我怎么知道……”

  洛爱摇了摇头,慢慢爬出讲台底下,为了不被风影响,她便挨着墙慢慢挪到不远的镜粟旁。果然就如她猜想的那样,小粟操控着花朵,将瑞贝儿和法芙抓了起来。

  洛爱抓着小粟背后的窗户杆保持不被风刮走,而小粟丝毫没在意她的动作。洛爱见状,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小粟……那个花…要把她们怎么样啊?”小粟转过头,眼中的红光散发着恶魔的味道:“送进花朵中心的熔岩花蕊中。”

  洛爱惊呆。熔岩花蕊?!那可是高级罂粟魔法。洛爱记得自己儿时在母亲的书桌上找到一本关于罂粟花妖的书,这里面就记载着这样的魔法。“熔岩花蕊”,被娇嫩的罂粟花瓣裹着的熔浆,当花瓣打开时,熔浆就会迫不及待的向上冒,等待着猎物来“滋养”花朵而这包裹着熔浆的郁金香估计是吸取了部分罂粟花魔力才会变异。小洛爱因为偷翻了这本书而遭受到母亲的惩罚,但里面的内容却没法让她忘记。

  她意识到了瑞贝儿和法芙的危险,也意识到了小粟的“危险”。小粟,就像沉睡的火山,平时对人不温不火,可一旦情绪激动,就会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毁灭的力量。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她一定很自豪吧,洛爱默默想着。

  花朵的花瓣慢慢张开,熔岩从花瓣的缝隙中渗出来,滴在地上,地上烧出了个大洞,大家努力和花朵保持着距离,以免被熔岩滴到。法芙念起咒语脱身,却发现魔力使不出来。瑞贝儿惊叫着,泪珠挂在了眼眶,马上就要掉在紧紧绑住的叶子上。洛爱第一次看见这样恐怖的小粟,终于明白了罂粟花妖是多么危险的存在。

  渗出的熔岩向外滴出,却没有丝毫伤害到瑞贝儿和法芙。小粟皱了皱眉,念咒操控花朵将两人扔进熔岩花蕊里,花蕊早已迫不及待,花瓣也张开的更大。

  洛爱狠了狠心,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劝了小粟一声:“小粟,这样也太过分了吧…”小粟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两个人,眼神冷酷如冰:“她们,才是真的过分。”花朵终于绽放,熔岩咕噜咕噜的叫着,像是饥饿的小孩的肚子发出的声音。叶子举起惊慌的法芙和瑞贝儿,慢慢朝着熔岩靠近。

  “刷——”这时,从门外飘来一阵清香的微风,这一阵小风所到之处,狂风慢慢平息。它轻轻的吹在郁金香的两片叶子上,就像被挠了痒痒一样,叶子快速的收缩,害羞的靠向花茎。瑞贝儿和法芙也掉在了地上,被微风获救。

  没有叶子维持平衡,花朵摇摇摆摆,里面的熔浆顺着倾斜的花瓣,向外撒的越来越多。小粟气愤的大喊:“是谁收回了叶子?岩浆会吞没整个草药室的!”

  “啊,弄错顺序了,不过还是可以补救的!”清澈的男音和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教室中。洛爱听着这声音,不禁感觉有些熟悉。

  男生念起咒语,瞬时狂风消失,从他手中变出了许多绿色的藤,绑住了异变的郁金香。郁金香的花朵关闭,熔浆也不再渗出。小粟惊讶的看着这使用可以克制高级罂粟妖魔法的少年,他草绿色的头发随风飘扬,如天空般的蓝色瞳孔紧盯着渐渐变回原样的郁金香。这个人是谁,为什么魔法这么厉害?

  法芙扶着瑞贝儿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捡起魔杖试着再次念起咒语,魔法又可以施展了,教室也立即被法芙恢复了原样。郁金香被男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只不过再没法复活。小粟双手慢慢托起枯萎的郁金香,把它偷偷藏了起来。

  大家坐回原来的位置,男生走进洛爱前方的空位,坐了下来。洛爱扶着米修坐回位置,也看清楚了男生的面容,她一惊,脱口而出:“小禛!”男生微笑:“嗯,是我,姐姐。”洛爱不解:“小禛,为什么你会来到这里?”小禛调皮的说:“不告诉你哟。”

  洛爱正准备再问,大家们也在大声讨论,法芙却不顾乱哄哄的声音,径直走向小粟:“是你做的?”小粟站在角落,脚下是她保护的郁金香。她面无表情:“是我。

  法芙把手指向小禛,严厉的对着小粟说:“你知道吗,如果不是他,你已经害死了两条无辜的生命了!”小粟愤怒的反驳:“难道遭你们残害的郁金香就不是生命了吗?”法芙冷笑:“它?生命?”

  这冷笑再次激怒小粟,眼看两人又要兵刃相接。小禛充当和事佬,抓住慢慢施展魔法的小粟的手,背着站在她面前:“老师,请您原谅这位同学的冲动行为吧,毕竟她也有自己的理由的,”小禛说到这里,转过头看了看小粟,小粟虽气愤,但还是没有气昏了头,手也任他握着,保持着冷静,便继续解释:“她……是我的朋友,请看在我的份上,饶过她吧。”

  因为法芙并没有受伤害,因此让小粟退学是不可能的。法芙便对小禛说:“好吧,那就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不算作顶撞老师。但是饶了她可没这么容易。”

  小禛从他们中间站出来,让小粟和法芙面对面。法芙说:“你这么喜爱植物,那从今天开始,由你来代替我管理药理室的所有植物,”法芙指向那一盆盆的郁金香:“课程改在下节课上。这些花朵也必须是枯萎的,不然学生无法学习魔法,这,也由你负责。”

  小粟摇摇头:“我拒绝,如果是我,我更宁愿让大家去拯救野外那些枯萎的花朵。”法芙轻笑:“年轻人果然没经验。有些花朵极其危险,一旦救活反而会受到伤害。况且这么多学生,谁能和你一边管理学生一边教大家如何分辨花朵危险与否?”

  大家都知道,小粟刚来学校,性格冷漠淡定,并没有什么朋友,更别说挺她的人,更何况是和她一起负责这样危险的工作。小粟也呆了,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有些惊慌失措。

  “我愿意。”小禛很快就回答了法芙的疑问,他笑着看着愣住的小粟,“你的点子很好哦。”“我也愿意。”洛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同时站起来的还有被洛爱威胁的米修:“我……也是。”小粟惊讶的看着他们,眼睛却如被安慰的猫一样变得湿润。

  法芙转过头看向洛爱:“很好,有勇气。那么……”法芙又看着小粟:“你可以不那么做了,但是你要记住,同样的事情,我不会再原谅你第二次了。”小禛连忙道谢:“谢谢老师开恩!”小粟脸红,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法芙示意让他们回到座位,自己也走回讲台:“请大家安静。我宣布,这节课内容和下节课改变。现在这位救了我的新同学要做自我介绍了。”大家把目光从小粟转向走上讲台的小禛。高大的小禛抬头挺胸,笑容满满:“我是镜裕禛,从西方寒荧魔法学院分院转来,是大家的新同学,也是镜洛爱的弟弟哦!请多指教!”

  小粟低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眼神正视裕禛。原来大人要她观察的镜裕禛,就是这个绿发男生?他自我介绍完,法芙便继续开始上课。

  在药理室上完最后一节课,小粟快速起身,准备回去。“等等我们,镜粟同学!”小粟一回头,看见了裕禛在叫她。洛爱和米修也在他旁边,洛爱笑着说:“我们跟他介绍了一下你哦。”

  小粟走进小禛,从头到尾观察了他一下,这令小禛感觉有点尴尬:“额,镜粟同学,你在干嘛……”小粟从他身后走到他面前,有些害羞的说:“谢谢你救了我。但是……”小粟走到洛爱身边,躲在她身后,又恢复了面瘫表情,“我还是有点讨厌你。”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小禛苦笑着抓了抓脑袋,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米修光和小粟靠近就已经非常紧张了。可还是不能这样僵持下去啊,洛爱心想。

  书包的沉重,让洛爱想起了那个白蔷薇。于是她拿出那个小小的玻璃箱,送给了小粟:“小粟,这个给你。”小粟疑惑的说:“这是……”洛爱回应道:“曾经的草药学老师给我的,我觉得更适合给你。你比较会养花,顺便,我想代替弟弟道个歉。毕竟弟弟的错,我也有责任的。”

  小粟没有接过来,只是用手触摸着玻璃箱,神情疑惑。这时,小粟眼睛的花纹慢慢浮现,这个动作令小禛在心里微微惊恐了一下。小粟收回手,看着洛爱:“为什么我没有感触到这朵白蔷薇的灵魂?”

  洛爱想起课上小粟对她说的话,连忙解释道:“这是学校花园的花,曾经因为花魂引起过灾难,所以校长用了一种神秘的方式分隔了花朵和花魂,而花朵依旧可以继续生存,只不过比较脆弱。这个玻璃箱就是来保护它的。”

  小粟表示怀疑:“我不信。花魂本性善良,怎么可能会引起灾难?没有灵魂的花,正如没有心的生命。我不收。”

  “如果我给你有灵魂的花,你是不是就可以原谅我呢?”小禛突然开口,盯着小粟,表情认真。“大……大概吧,”不习惯被盯着的小粟眼神飘忽,有点不安,“反正我只是有些不喜欢你破坏了我的罂粟花而已。”

  小禛微笑,轻轻念动咒语,从手中变出了一个小小的人偶,未完全成形的人偶身子蜷缩着,身体忽然变成白烟又忽然恢复人形:“这是我偶然得到的小魂魄,我想,借助着魂之白蔷薇的力量,应该可以让他们相互帮助吧。”

  小粟接过这团白色的灵魂,表情安宁,默默念着咒语,让灵魂慢慢与白蔷薇结合。咒语念毕,小粟像小孩一样抢过洛爱手中的玻璃箱:“可以了,我接受了。”

  小禛问:“真的吗?”小粟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理取闹,别扭的说:“本来就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你做的没错,只是我自己的原因。”小禛微笑:“没关系,我已经把小粟当朋友了。你不舒服,我也有责任哟。”小粟感到被关心,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傲娇的说了一句:“……别叫我小粟,叫我全名。”洛爱看着他们,突然欣慰的笑了。

  小禛笑着回答:“好,好。镜粟同学。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小粟沉默,没有说话,但是她的表情渐渐变得温和,像是默认了一样。大家一起走回家,大家开始计划找个时间去讨论小粟提起的课外教学,四个人热热闹闹的聊着天,走在路上,小粟的脸上也泛起了淡淡红晕,微笑了起来。

  把米修和小粟送回寝室后,小禛立刻把洛爱拉到宿舍旁的公园椅子,两人一坐下,小禛就面容严肃的对洛爱说:“姐姐,你怎么会认识这么危险的罂粟花妖?”

  洛爱说:“小粟吗?别紧张啦,她只是个善良的罂粟花妖,我相信她。”小禛郁闷的看着她:“我知道她很善良。但是她作为一个罂粟花妖,力量却如此强大,并且,”小禛疑惑了一会儿,:“她只是个普通的妖,但是却可以分别出花朵是否有灵魂。这很奇怪。”

  洛爱买来冰激凌,分给了小禛一个:“是吗?我对这个不太熟悉。”小禛舔着冰激凌,又说:“你知道吧,在神之中,只有一部分神拥有一种神奇的‘神之眼’,它可以看穿世间一切事物本质内在,而看出花的魂魄,便也是其中一种穿透的能力哦。”

  夕阳已至,晚霞渐现。洛爱停止了吃冰激凌,惊讶地说:“你是说小粟有可能是神?”澄空看向夕阳,眼瞳倒映着晚霞的颜色:“有这个可能。可是她是罂粟花妖,这样一种危险的妖,身上居然显露出了神的特质,说明她身份不一般。姐姐,她走的路注定崎岖,我怕你会因此受伤害,所以你要注意她。”

  一对小兄妹从他们身边欢快的跑过,在喷泉池旁跑跑跳跳。洛爱看着小禛,用手拍了拍他的头,笑着说:“谢谢你,小禛。我会注意。不过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些知识啊,之前你不是一直在新十字礼堂边照顾两个表妹和打杂吗?”

  无语的小禛打了一下洛爱的头:“笨蛋,爸爸妈妈当然会偶尔回一趟教堂祷告啊。而且我在那里的一些人口中也可以知道一些信息。最重要的是,我现在是学院的纪风队队员哦,在那里得到的信息最多。这也是为什么我会今天才来读书的原因,之前都在那里测试来着。”

  若有所思的洛爱啃着冰激凌下的华夫脆皮,站起身来:“……原来如此。看来我总是学习书本上的内容还是不够啊,多给我说说吧,还有家人的事情。”

  小禛也站起身来:“嗯,好啊。爸爸妈妈现在在东洋那边哦,照顾着身体脆弱的小妹妹。还有大姐姐……”

  夕阳下,他们聊着天,影子慢慢被拉长,晚霞染红了天空和喷泉里不停流动的水,森林里鸟儿鸣叫着,那对小兄妹也被家人叫着回家了。万籁俱静,现世的风景,似乎永远比妖界那些怪异的植物所映衬的相似风景美丽安宁。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十字架刑。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2367397/16

类似《十字架刑》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