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十字架刑 > 第15章 危险力量

十字架刑第15章 危险力量

  夜晚十点,是所有在魔法学院读书的的学员进入学院的时间。夜色已至,万籁俱静,正适合进入梦境。洛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等待灵魂与梦境接通的时刻。与此同时,口里还含着那颗橙子味的硬糖。

  “澄空,橙子……”洛爱慢慢整理着思绪,全身也放松,可是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她细心等待,却依旧清醒着。她睁开眼,无奈的摸了摸头。这时,橙子硬糖的香味突然提醒了她一件事:在进入梦境的时候,是不能一边做和进入梦境无关的事的,包括吃东西。她在这个学院里读了这么多年书,总是忘记这件事,自己不禁无奈的笑了。

  硬糖总是要花很长时间才可以在口中融化。她吃糖从不喜欢咬碎,但如果吐掉也可惜。于是她只好用学院教授的一种不用入睡就可以进入梦境的魔法进入学院。她小声念着咒语,从她身边逐渐发出点点光芒,身体慢慢变得透明,她闭上眼睛,光芒盖住她的身体,瞬间消失,余下的光芒也渐渐消失。这种比较特殊的魔法咒语,一学期只能用五次。

  她进入学院,学院第一天上课,被装潢学校的魔女变了另一个样子。路边许多的学员开心的和她打招呼,她也微笑着回应,却有些无精打采。口中的橙子香味让她有些分心于澄空的离开中。

  “镜洛爱同学,”一位长着鹿角的青发青年对着洛爱打招呼,“早上好啊!”洛爱看向学校的一侧绿化里的一个身影,之前的落寞表情一扫而光:“费尔曼老师!”洛爱跑到花坛前,朝着正在修剪蔷薇花枝的费尔曼走来。

  “别叫我老师啦,我现在只是个修草工和导师而已。”费尔曼对洛爱温柔地笑着,却说着有些感伤的话。听过这句话,洛爱一愣,神情变得坚定:“老师,您永远是我们的老师。”费尔曼摸摸洛爱的头:“谢谢你们。不过……”费尔曼勉强的笑又变得粲然,“大早上的就不要那么不开心啊!不然一天都不会开心的。”一边说着,他一边用魔法将一朵盛开的白蔷薇花摘下,放在了一个漂浮着蓝色水珠的长方形透明玻璃箱里,送给洛爱:“这是妖界独有的魂之白蔷薇,我用魔法暂时保持了它的活力,回到了现世可以养活哦。”

  洛爱眼睛一亮,接过玻璃箱:“魂之白蔷薇?我最喜欢白蔷薇了!谢谢老师!”费尔曼微笑着,像是早就知道了洛爱的反应:“不过学院的魂之白蔷薇体内没有花魂。自从那次花魂袭击学校后校长大人特地改进了一下哦。”

  洛爱很好奇:“没有魂魄的魂之白蔷薇?它们一直与花魂相依相存,如果没有花魂,那岂不是不完整的花朵?”

  费尔曼苦笑:“的确,按道理说魂之白蔷薇没有了花魂是无法生存的。校长用了怎样的方式将花魂与花分开的,我也不清楚。但至少学校不会再受到花魂的攻击了吧。只不过……这样的话,花朵的确十分脆弱娇气呢。”

  洛爱瞧过费尔曼的背后,那一大片盛开的白蔷薇,就像散发着香气的地毯。费尔曼微笑着,解释说:“我之前没有学过怎么照顾花朵,尤其是脆弱的魂之白蔷薇。但是有一个刚来学院的同学貌似很懂的样子,昨天晚上将我头疼不已的枯萎的白蔷薇复活了,今天又教我如何保护它们。真是谢谢他了。”

  洛爱抱着玻璃箱,看着箱子里娇嫩欲滴、闪着微光的白蔷薇,询问着费尔曼:“老师,那这位拯救蔷薇花的恩人是谁啊?”

  他们旁边的一个草垛动了动,似乎里面藏了什么东西。费尔曼刚开口:“他是……”从草垛里扔来一颗石子,正好砸在了费尔曼的脑袋上,伴随着的还有一个清澈沉稳的嗓音:“别闲谈了,快来帮我!”

  费尔曼生气的说:“你这家伙,脾气倒不小!看我怎么收拾你!”他朝着草垛跑去,又转头和洛爱道别:“快上课了,下次见啦!”

  洛爱这才反应过来时间已经不早,便也和追逐着那个人的费尔曼道别:“再见啦!”

  她奔跑着走向储物室,心中突然涌上来一阵愉悦,她突然想着,即使被降职,费尔曼老师依旧是很快乐呢,澄空离开了,我也要坦然接受一切,像他一样阳光的生活呢。

  想到这里,洛爱突然明白了澄空出现在她生活的意义。

  澄空,即使是喜欢流浪,也要一直保持阳光的笑容和气息啊。

  课间休息,洛爱从书包里拿出用羊皮纸记录的课表,看了看,想到那个看起来很严肃、脸上布满皱纹的低气压老婆婆,郁闷的撅了撅嘴。下节课是草药学,地点在离校长办公室不远的药理室。她将火焰学课本放回储物室,换成了草药学课本。洛爱随意的翻了翻,看着上学期费尔曼老师在检查课本时帮她补的一些笔记,不禁微笑。她收好书本,将玻璃箱塞进书包,书包被顶成一个奇怪的样子,整理好后,洛爱便独自走到药理室。今天很奇怪,学生会的小伙伴们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一个人影都没看见。

  药理室就设置在一片森林后,平坦的土地上,一栋三层楼高的具有田园气息的铁房子伫立在这里。周围的桦树郁郁葱葱,铁房子门外整齐的放着许多奇异的植物,破烂的窗户有些年久失修,却显得历史感充足。因为窗户开着,因此教室里的吵闹声洛爱在门口就听见了。

  洛爱看着活跃的大家,兴奋地打了个招呼:“大家好啊!”大家也高兴地围到她身边,聊着火焰比赛的事情。学院里力量为上,魔法力量越是强大,便越受欢迎。“洛爱,新的草药学开课,组也该重新分了!”“是啊,和我一组吧!”“和我一组!”

  洛爱被包围着邀请,有些尴尬。她和大家说笑着,一边走进教室里,玻璃箱太重了,她想随便找个座位坐下来。走到人最少的地方时,她发现了独自一个人的小粟,以及坐在她另一边的米修。米修战战兢兢的看着书,紧张到忘记洛爱的存在。洛爱好奇的走过来,顺便坐在了小粟身边,却不知默认了进入小粟的组合。

  洛爱碰了碰米修:“你怎么了?”米修吓了一大跳:“我我我……”洛爱无语:“冷静一点。”米修眼神飘过小粟那边,慢慢开始解释:“我在写作业,不小心把笔掉在了她脚下。结果镜粟同学居然用罂粟花藤递给了我,表情也好吓人……”洛爱听完,拍拍他的背,表示安抚:“她……怎么会是罂粟妖,人家做善事呢,你应该道谢。只不过可能气氛有点偏。”

  米修看了看发呆的小粟,又看看洛爱:“你已经和她一组了吗?”洛爱惊讶:“啥?”“各位同学,药理室改变了,两人一桌。凡是现在已经坐在一起的,都算作一组。其他站着的请马上寻找自己的伙伴,课程马上开始。”米修和洛爱抬头向讲台看去,法芙老师拖着她那有点脏的旧修女长礼服,腿脚灵便的走进药理室,看起来很健康的样子,但那张脸却沉沉的,让人看着心里很不舒服。

  洛爱看了看小粟:“我们……一组了?”小粟看向她,语气依旧冷漠:“嗯。”洛爱尴尬的笑着,又想着,为什么小粟总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难道真的是因为是罂粟花妖的原因吗。想到这里,她转过头,准备问问博学的米修一些关于罂粟花妖的事情。这时她正好瞟过米修后方一个青色的身影,她不禁诧异,定睛一看,这不是上次从地下室逃出来时的那只青色翅膀的鸟妖吗?为什么之前没看见过她,那次之后就看见了她作为学生在这里?难道跟小粟和西达瓦一样,都是来守卫学院的吗?

  米修也朝着洛爱关注的那个女生看去:“你不认识她?这是新同学瑞贝儿·布雷,是个青鸟妖,据说和校长是近亲哦。”洛爱摇了摇头:“额……不认识。你刚收到的**吗?”米修点点头:“是啊。又来了好多新学生呢。不过我没有一个一个看,只不过听说瑞贝儿身份比较特殊,所以仔细看了看。”

  米修和洛爱聊着天,洛爱时不时和小粟说话,但是一旁的小粟不怎么回应她,看起来有点讨厌她,这让洛爱有些不解。法芙老师安排好所有组合,开始上课。她拿出一大本讲义,又举起手中的魔杖:“我把这本讲义给大家学习,这样以后大家可以预习或者复习。”说着,法芙开始咕噜咕噜念咒语。魔杖咒语非常难学,魔法界中极少有人可以使用充满魔力的魔杖使出魔法。同时,用魔杖使出魔法,魔法的强度会比凭空使用魔法大很多。不到三十秒时间,四十本草药学讲义出现在了每个同学的桌子上,包括那些空着的一些座位。

  大家充满压力的翻阅着这本厚厚的讲义,还没等大家郁闷完,法芙便正式开始讲课:“今天学习用魔法复活病花或者奄奄一息的花,当然要用到魔法草药。那么有谁知道要用到什么草药吗?”

  米修迅速举手,法芙请他站起:“哟,看来预习过啊。”米修平时是一个慢吞吞的眯眯眼男孩,而一到课堂上,他就会把刘海用夹子夹起来,戴上眼镜,进入比谁都要认真的学习状态。他流利而顺畅的说完了所有的药材名称。法芙点点头:“不错,就是如此。不过首先呢,我需要一朵病怏怏的花。”说着,法芙便从讲台下拿出一盆娇艳的弯叶郁金香,她神秘的笑了笑,对着花念起咒语,花朵立即病倒。

  小粟死盯着法芙,看着立即病倒的郁金香,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法芙拿出已经磨制好的草药,把它们磨成粉,慢慢地洒在了花朵上:“记住了,千万不要在草药里加水,这样一切都会功亏一篑。”撒完药粉后,法芙念起一段咒语,在花朵上方出现一个银白色的魔法圈,从魔法圈里渗出许多白色的光点,洛爱仔细看着,那白光点就像上次治疗澄空的手臂一样,慢慢渗入花朵里。花朵慢慢立起,属于郁金香独有的香味慢慢散出,花瓣慢慢恢复了饱满的状态,恢复了生机。

  法芙演示完毕,对大家一笑:“只要是脆弱的生命,容易死去,容易重生。大家可不要拥有脆弱的生命和心啊。”

  轮到学员练习了。学院的绿化一向做的很好,哪来的枯萎的花?小粟想着,不禁有着不好的预感。法芙眼神飘过小粟,丝毫不在意小粟怀疑而警觉的表情。法芙变出一排又一排郁金香,又一排又一排的毁灭它们,神情却十分轻松。大家愤恨的看着这个冷酷的老婆婆,却又没办法制止她,只能任她随意将那些生命玩弄在手掌。

  “卡拉!”小粟激动的站起身来,让椅子拉出桌子一段距离,发出的声音引来了大家的注目。洛爱赶快小声对小粟说:“别这样,和老师冲突会被开除的!”小粟怔了怔,咬了咬牙,忍住了马上脱口而出的话,只是恶狠狠的看着法芙。

  法芙露出阴险的笑容,不怀好意的闻着小粟:“镜粟同学,你有什么异议吗?”

  小粟纠结着,皱着眉头,吞吞吐吐:“我……”害怕开除后任务无法完成的小粟想拯救那些可怜的郁金香,却奈何没有办法,只能欲言又止。

  “没有异议,就不要随便制造动静。”法芙摇摇头,假装语重心长。她拿着那些花,一个一个分给学员们:“开始实践操作。”

  洛爱安抚着小粟:“大家都很生气。以我们班的风格,她这学期都会不好过的。你别难过了。”小粟金色的眼睛闪烁着愤怒,对着洛爱说:“你根本就不懂。”说着,她随手一挥,桌子上的郁金香瞬间复活,“我在森林长大,知晓生命运行的机理。她自己无所谓,却给花朵带来了无尽的阴影。”

  洛爱问:“阴影?”小粟拿过洛爱手中枯萎的郁金香花盆,只是随意念了念咒语,轻易就让它恢复了生气:“每朵花都有自己的灵魂,都有自己的人格和回忆。没有灵魂的花是没有办法在野外生存的。如果心灵有了阴影,那么这朵花的梦想也很有可能会熄灭。我……不想让这件事发生。”

  两朵郁金香被窗外的风慢慢飘动,散发着香味。洛爱听着这段有些听不懂的话,看着对着花儿露出怜惜笑容的小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只觉得,镜粟从前,也许经历过什么,才会有着这样的想法。

  窗外,一位绿发男生手中拿着一朵白蔷薇,经过这里,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像是对这样的场景产生了兴致一样,躲在一边,放下背上的书包,悄悄看了起来。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十字架刑。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2367397/15

类似《十字架刑》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