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两个人的爱情 > 第7章 六、志合一生情,道左中途分(2)

两个人的爱情第7章 六、志合一生情,道左中途分(2)

  后面几天,容静也就是看看书,练练字,从早挨到晚。这天下午,眼看一天就要完了,这时电话响了,容静接起一听,原来是彭宇涛,只听他说:“干吗呢?有时间么?”

  容静说:“在宿舍一天了。有什么事情啊?”

  彭宇涛说:“现在刚好是网球社活动的时间,试试你的新拍吧!”

  新买的拍子从没挥过,容静连声答应着,然后手忙脚乱的换衣穿鞋,跑下楼发现彭宇涛竟然在楼下等着。容静微讪地说:“走吧。”刚走几步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李容静!”容静转过身发现是雷春。

  雷春本来是叫容静的,却朝彭宇涛露出了个大笑容:“原来是彭师兄,好久不见啊!我还说哪天找师兄给我教教网球呢!”

  彭宇涛朝容静笑了一下,漫不经心道:“好啊!哪天你闲了找我啊,我时间一向很充足?”容静听出彭宇涛话里的话,偷偷得笑了,然后道:“雷师兄有事找我吗?”

  雷春道:“没事没事,就是你翰师兄叫我照顾你。你看我和你同住一层楼,这么长时间也没去看你。”

  容静估计雷春找自己并不是这事,但看到彭宇涛在旁就找借口开脱,容静笑笑说:“雷师兄忙嘛!谢谢师兄关心!”

  彭宇涛说:“我们就不耽搁你时间了。走吧,容静。”

  雷春说:“容静你认识的人还真多啊!”

  容静撇撇嘴,道:“师兄再见!”说完就跟着彭宇涛急忙走了。

  网球场此时已经有好多人,看见彭宇涛进来都纷纷打招呼。彭宇涛让容静先在旁边看看,然后去安排网球社训练的事情。于是,容静就安静的坐在旁边。忽然感觉旁边坐下一个人,转头一看是彭宇涛的女朋友季莎。

  季莎手里拿着两瓶水,目光投向彭宇涛,眼光随着彭宇涛的移动不住转动。容静看着季莎,被她那执着的眼神触动,心底有些苦涩。他不由自主的用双手环抱住自己。

  季莎递过一瓶水,说:“喝点水吧!”容静接过,灌了一大口,将内心的不平压住。

  季莎忽然道:“我很担心呐!”容静说:“我明白!从你的目光中我能看出来:你很在乎彭师兄呢!”

  “宇涛对我很好,但我还是担心。”季莎幽幽的开口:“我总希望宇涛只围绕着我一个人,但自己却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容静想: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吧,自己曾经也想独占一个人――他的微笑,他的目光,他的一切。容静说:“也许彭师兄也想作你只围绕他转的太阳。爱情是两个人的,一个人使得力太大,离心力也越大,不是吗?”

  季莎忽然笑了,上下大量着容静说:“你年龄也不大啊,怎么说话老气横秋的?”既而又说:“真奇怪,我竟然会对你说这些话。”

  “因为吸引你的磁力现在不在身边,而我的磁场却吸引你啊!”容静开玩笑的说:“撇开彭师兄,我们现在也算朋友吧。”既而道:“第一次见面,你肯定把我当成潜在情敌了,是不是?”季莎大笑。

  容静和季莎现在的关系并不因为第一次见面时的暗波汹涌而一直交恶,两人现在竟然有些知己的感觉,最起码也是情趣相投。容静喜欢泡在图书馆,彭宇涛也有看书的习惯。发现彼此的相同的习惯后,两人就结伴搭伙共占一个桌子各自看着自己喜欢的书。季莎是彭宇涛的女友,自然最大可能的跟着彭宇涛,所以常常是三个人在一张桌子上看书。

  最初季莎抹不下脸面,时常刺容静几句。容静也不马虎,逮着机会就还以颜色。两个人吵吵嚷嚷的小口角让彭宇涛好笑不已而又无可奈何,说自己怎么陪着两个小孩子,倒像是幼儿园的老师了。容静听了便道:“我和我姐也是这么吵的,有什么大不了!”季莎一听,人家比自己小,是把自己当姐姐看,自己倒是有几分成心,便先不好意思起来。季莎便道:“好了好了,我这个作姐姐的好歹也得有个样,让着你好了。”两个人本在吵嚷中互相了解了不少,后拉把话也摊开了,虽然还是会为一些芥末小事争吵不断,但一来二去,两人看似纷争不断,但实地里好得很。彭宇涛也由着他们,有时候还加入其中,帮腔作势,敲敲边鼓,乐在其中。

  季莎和容静相处久了,互相也摸根摸底了。季莎今日才能对容静说这样带着感情的话来

  彭宇涛走过来说:“还不上场,打算等拍子生锈呢?”说着接过季莎递过的水仰头大饮。

  容静呵呵一笑,赶忙拿出拍,朝季莎挥挥手,跟着彭宇涛在场上一板一眼的学起来。容静比划着正手的挥拍方式打了几个球后就嘀咕:果然和乒乓球不能比。容静很久前就喜欢上了网球,也看比赛,也看网球杂志,也看过网球教程,心里装了一大堆的网球理论,可是真正打完球这还是新娘子上轿头一回,打了几下心里直叫唤:怎么这么难学啊,那些人打起来挺潇洒嘛!

  网球拍本身很重,挥起来很费力,如果击打过来的球,握力稍小的人很可能会连拍都甩出去。容静打了一会,就感觉腕子疼的厉害,彭宇涛说:“知道网球不容易了吧。看着容易做起来难,这便是了。你还是不要击球了,在旁边练练正手的挥拍动作吧!”容静吃过苦头,乖乖地练起基本功了。

  等到日落西山,容静他们从网球场出来时候,容静感觉自己的右手似乎要断掉了。彭宇涛笑着说:“晚上好好休息,这两天先不要练了。”容静答应着。季莎笑着说:“等你学会了咱们两玩。”容静道:“为什么是和你玩?”季莎轻蔑的笑道:“就你那水平,和别人打纯粹影响人家心情。”容静想想也是,笑着说:“好吧!”季莎挥挥手,拉着彭宇涛走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两个人的爱情。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2152053/7

类似《两个人的爱情》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