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两个人的爱情 > 第15章 十、眼里情意转,唇上红脂香(2)

两个人的爱情第15章 十、眼里情意转,唇上红脂香(2)

  容静是提前离开的,刘双他们还在练歌。他漫无目的的踱着步子,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刘双的那首歌。Becauseyoulive,Ilive。回味着歌词,想着心事,蓦然抬起头,才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知守亭”下。望着匾额上那三个经历风雨的大字,才觉得这三个字的含义是那样难懂。遥遥望去,比翼亭透过层层树叶露出一角,亦如在比翼亭里看知守亭一样。

  容静仔细观察着知守亭那个三个字的架构,并用手在空中比划着,牢牢的记在心里。然后顺阶而上,在知守亭里略作停留,然后又沿着小径来到了比翼亭。等离开比翼亭有些距离了,在回首看时,容静闪现出“脉脉无语,遥遥相守”这样的话来。容静记得似乎是谁对自己说过这句话。是谁呢?容静记起了,是翰笑。

  吃完晚饭,容静去了图书馆。没有课,容静可以自由的安排时间,在大大的图书馆中,在众多的书籍中徜徉——当然还有彭宇涛和季莎。现在,他们三个人没事就常一起活动,当然也包括这样安静的围着一张桌子默默的看书,直到其他人走掉,图书馆关门。

  容静他们从图书馆出来已经十点了,季莎就嚷着饿了,要去吃夜宵。彭宇涛自然由着季莎,容静却讥笑道:“昨天你不是才说要减肥吗?”季莎也笑道:“现在减肥是时尚,哪个女生不在减?减肥归减肥,吃还是要吃的。”容静笑道:“睡觉前还吃,容易积食,看你怎么减?”季莎佯怒道:“好你个李容静,你是称心不让我吃好!我不会有负疚感的,你放心!”容静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又不是我减肥。”这是彭宇涛说:“好了!看来两个人晚上在图书馆没斗嘴都憋得很辛苦,可是还要不要吃夜宵了?再不去,就要睡觉了。”容静和季莎听了,两人嘿嘿一笑。

  卖夜宵的小铺晚上的生意很红火,这时挤得满满的人都是下了自习的学生。季莎要吃烤串,容静难得意见一致,两人没有为去哪吃和吃什么再浪费时间,但排队还是等了好久。等三人没人人手一串或人手两三串从小铺出来时,衣服上已熏得满是油烟味。三个人边走边吃,吃手都不是很文雅,但谁在乎呢?等三人吃玩抹嘴时,季莎边擦着嘴,边吸溜着气,边说:“我以为我能吃辣了,没想到容静这个小鬼头更能吃!辣椒刷得都往下掉了,吃到嘴里,红得跟血似的。哎呀,我的天哪,怎么这么辣?容静你不辣吗?”容静说:“还好。北京的辣椒不怎么样,都没味,这家的还行。我们那吃饭就靠辣椒,一天不吃嘴里淡得吃不下饭。”季莎说:“你也不是四川人啊,怎么那么能吃辣?”容静说:“也不是尽要四川人才能吃辣。我们班上有个四川的,出去吃饭一点辣椒都不沾,我们还奇怪了好多天呢!”季莎说:“都说吃辣椒狠得人性格也会很辣很火,容静你倒不是那样啊,干啥事看起来都温吞吞凉巴巴的。”彭宇涛却说:“这不尽然。有些人是外露的,性格火,做事也匪,你一下就能看出来他是个急性子。但有些人外表看起来温文和善,但内在里却是个朝天椒,一旦咬破就会辣的你直跳脚,你哭时才想起来后悔。这种人也都是些拧人。”季莎说:“那我应该是第一种人。”容静说:“莫非我是后一种?”季莎大笑说:“容静你肯定是。有一幅善良的外表,这是迷惑外人的假象,实际上却有一颗阴险狡诈的心。”容静听了冷冷地说:“你书看多了,看傻了吧!这是哪本书了的哪句台词?”季莎盯着容静用一种了悟的神态说:“我终于认清楚了你的真面目!李容静,我不能被你善良的外表所欺骗,我不能成为那种被你卖了还帮你你数钱的傻瓜。”容静和彭宇涛,两人冷眼旁观着季莎的举动,满足着她的表演欲和受迫害狂想的追求,默契的笑了一下。

  三个人正闹着,容静手机响了,是李仕打来的,只听他急急忙忙的说:“刘双和你在一起吗?”容静疑惑道:“没有啊,怎么了?”李仕说:“我们下午离开时,看他情绪很低落,晚上一直不见。问了严师兄,也说不知道去哪了。现在可怎么办呢?打他电话明明是通的却不接,我们担心死了,找了一大圈也不见。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说他能去哪呢?”容静连忙安慰道:“不会有事的,你不要瞎想!咱们再找找。随时电话联系。”看容静接完电话,彭宇涛说:“发生什么事了吗?看你着急的样子,要不要帮忙?”容静说:“是有点事,我得走了。你也帮不上什么。”没等彭宇涛反应就急匆匆的走了。

  容静心里着急,边走边想:刘双会去哪呢?李仕他们肯定把能想到的地方都找过了。心念电转,容静忽然记起刘双曾对自己说他在心情不好时,喜欢一个人坐在空旷的球场上。一想到此,容静直奔学习的足球场。

  十点已过,足球场早就关门了。容静转了一圈,看看四下没人,爬过铁网翻进球场。在黑暗中容静沿着看台一阶一阶的仔细寻找,终于发现一个人躺在大大地躺在那里,周围散落着酒瓶,还横着一把吉他。容静可以肯定那就是刘双。容静走过去坐在刘双的旁边,刘双没有动,容静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守着黑暗守着静默。

  刘双突然问,声音沙哑,在夜里格外突兀。他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容静说:“也不是什么难找的地。”这问答完后,又是长久的沉默。容静拿起吉他拨了两下,然后轻轻地唱道:

  “whydon‘tyoukissher?

  whydon’tyoutellher?

  whydon’tyouletherseethefeelingsthatyouhide?

  becauseshe‘llneverknow

  ifyounevershow

  thewayyoufeelinside”

  听着容静唱,刘双烦躁地道:“别唱了!你不要唱了。”容静放下吉他,说:“发泄了一个晚上,心情平静了么?该收拾收拾心情回去了。”刘双说:“真不想回去!这样安静的看着夜,原来夜空那样迷人。”容静说:“回吧!明晚还可以看,天不变!回吧!”容静起身先走了,刘双也爬起来,拿着吉他跟在后面。容静从没有多问一句,回到宿舍,李仕也没有问,刘双也没有多说。这件事就在不问不说中忽略了。

  转眼间就到了迎新晚会的这一天。容静从来没有和吴瑶一起排练过,尽管吴瑶要求了很多次。对容静的云淡风轻,连刘双都觉得奇怪,关心地问了好多次,容静俱不理不睬。终于要表演了,吴瑶提前一个多小时就来到容静他们宿舍,不安地转着,对容静说:“千万可别演砸了。就怪你,哪怕合练一次我也能安心啊!”容静看着自己的书,头都不抬,说:“你放心就是。”吴瑶对容静的不以为然十分恼火,抢走书,说:“我怎么能放心?你是那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李仕便安慰吴瑶:“容静说没事,那肯定就行。容静做事还是让人很放心的。”见李仕这样说,吴瑶稍微平静下来,又说:“那你穿哪件衣服?”容静说:“衣服还有规定吗?”吴瑶见状怒道:“你气死我了!哎,气死我了!”容静说:“你还是先去吃饭吧!要不回去检查检查自己的琴弦?”一听容静这么说,吴瑶就跳了起来,急急忙忙就要出去,并说:“是啊,得看看自己的琴弦,别演的时候给断了。”看吴瑶出去,刘双说:“你还真是稳坐钓鱼台啊!”容静笑笑,说:“吃饭去。晚会八点才开始,急个什么劲啊?”

  吴瑶是憋着一股劲要演好。这是她大学第一次亮相,绝不接受自己任何失误,所以她对容静的不合作态度很生气。她也知道自己的神经确实有点紧绷,但怎么也放松不下来。吴瑶把每一根琴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才感觉心口的巨石轻了一些,但仍然压着。因为紧张,她早早的就来到学校礼堂准备后场,离开始还有半个多小时,这样帮他搬琴的于治文很是抱怨,李仕也觉得的确来得太早了。吴瑶看见容静没有来,又向李仕抱怨了一通,李仕只得说:“容静还让我们帮他拿东西呢,你先在这等吧!”李仕前面走,于治文赶紧跟上。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两个人的爱情。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2152053/15

类似《两个人的爱情》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