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两个人的爱情 > 第11章 八、万里山河不辞越(2)

两个人的爱情第11章 八、万里山河不辞越(2)

  等了有十分钟,会议室后门突然开了,李容静进来就说:“什么时间通知开会了?什么就等我一个人了?什么意思?七点开会七点半才通知,算哪回事?”雷春道:“你是会长助理,不知道几点开会?还用得着通知吗?”容静道:“不是不再让我开会了吗?今天怎么又想起我了?”王清道:“李容静你先坐吧,有事会后再说吧!”容静挨着门边那个空位坐下,抬头四望,才发现翰笑也在。原来翰笑回国了。容静虽然有些惊讶,但已经开始要置身事外了,抱定了当石佛的心思,只听不说,坐下后就低着头入定。

  “李容静,你过来坐在这!”容静忽听翰笑说。

  容静有些不愿意,但听翰笑不容置疑口气,只能过去坐在翰笑身边那个座位上。

  翰笑对大家说:“这是李容静,以后就是我的助理,你们认识一下。”容静凉凉地说:“上次你让我来开会,已经认识了。”翰笑听毕,若有所思的看着容静,容静把头扭向一边。翰笑最后对王清说:“你安排事情吧!”

  开会议的事主要有三个。其一是院里的迎新晚会,已经筹备了一段时日,单等下周演出,会上主要是督促节目的编排以及安排相关事宜。其二是校团委主办校学生会筹办的书画大赛,需要各个院为单位报送一些作品。团委下达了任务,就要院里下放到各个班级。这些王清也做了相关安排。最后一件事就是国宇基金获得者的名额问题。王清说:“奖学金助学金的发放往年都有惯例,都是做熟悉了的工作,今年依照惯例让各班尽快确定名额。其他的就不多说了!”王清说完看了看翰笑,意思问他还有事情没。整个会议过程,翰笑都一言不发,也不点头或摇头,没有任何表态,就像他说的只是“听听”。

  王清以为翰笑不会有意见了,正准备散会,却听到翰笑:“你们给李容静安排了什么工作?”王清一时愣住,心下怪自己怎么没想到,翰笑让李容静列席会议为什么?王清一时间却答不上话来。

  翰笑等了等说道:“既然这样,就让李容静管管基金这一块吧!以后基金账户的支出都必须有他的签字。李容静,你把你的名字写给我!”容静一惊道:“这不好吧!”翰笑打断说:“快写!”容静不情不愿的写着。

  众人乍闻,心底都暗暗震惊不已,但又不能表示什么,眼看着容静把自己的签名给了翰笑。翰笑不理众人的错愕说道:“没事散会!”众人这才缓过神来,一个一个步出会议室。王清给雷春打了个眼色,雷春会意,点点头。

  容静也正要走,却被翰笑叫住。翰笑有话要说,却看到还剩下雷春在,便问:“你还不走?工作很认真么!”雷春脸红了红,本来要说的话也变成了“就走就走”。

  等会议室只有翰笑和容静两个人了,翰笑的话却停在了嘴边。容静坐了半天,见翰笑没有开口的意思,便道:“什么事情?”翰笑这才说:“你似乎很生气?”容静不置可否。

  翰笑说:“这段时间我出国了。”

  “知道。”

  “你怎么知道?”

  “听人说。”

  翰笑听了有点淡淡的失望,这似乎不是自己要的答案,但想想自己都不知道要什么样的答案,于是不知再说些什么。容静说:“没事我走了。”翰笑说:“我•••”容静听了停下步子,疑惑的看着翰笑。翰笑摸摸衣袋,最后说:“算了,改天再给你吧!”

  两人正说着,会议室的门又突然开了,容静一看却是吴瑶。吴瑶进来就问:“你怎么还没出来。”看见了翰笑,不好意思的笑笑,浅浅地说道:“翰师兄,你给容静说事情啊!没打扰你们吧?”翰笑并没有打理吴瑶。

  容静则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吴瑶道:“听李仕说的。在外面看其他人都走了,还不见你出来,就•••”

  容静皱皱眉头,说:“什么事?”

  “你忘了?”吴瑶一副你心知肚明的姿态,扭捏着不说。

  容静看看翰笑,示意他还有事情没,见翰笑没有说什么,打声招呼就和吴瑶走了。

  翰笑却沉浸在自己恍然若悟的惊讶中。他怎么忘了,容静或许不是!他怎么忘了,容静也会交女朋友!他怎么忘了,容静可以不接受自己的感情!

  出了会议室,容静就问:“到底什么事情?”

  吴瑶说:“你还真忘了?不就是迎新晚会节目的事情。”

  “我的情况已经跟你说了,我什么乐器都不会,你要找人合奏,还是找别人吧!”容静说。

  “谁信你?听李仕说,你拿起吉他就能弹出调子,还敢说自己什么乐器都不会!”吴瑶说。

  容静笑道:“你听他瞎说!实话说吧,因为我父亲会古琴,从小熏陶着,多少识的谱子,乐器也能摆弄一下,但要我正儿八经的弹上一首完整的曲子,那我可弄不来!那天也是见他们拿着吉他,就胡乱拨了拨,怎么能算会?”

  吴瑶尤不死心,央求道:“反正是合奏,一般人也听不出好坏,只要成调就行了。”

  “不行!别人听不出,难道我也厚着脸皮上去把阳春白雪弹成下里巴人?”容静拒绝道。

  吴瑶好说了半天,容静依旧不答应。最后容静说:“那天我看刘双弹吉他,弹得很好啊!奇怪了,你两都是北京的,你怎么不去找他?”

  吴瑶道:“我和他又不熟,怎么找?”

  容静道:“都是同学,什么熟不熟的?”

  吴瑶道:“算了!不说这了,你要回宿舍么?”

  容静却问:“你去哪?”

  吴瑶道:“我回宿舍。”

  容静略想了想,说:“我还要去下图书馆,你回吧!”

  在岔路口,容静看着吴瑶走了,却没去图书馆,而是略微停留,又返回了学生活动中心。

  院会议室的灯还没熄,容静推开门,看到翰笑背对着自己站在窗前,手中的烟冒出丝丝烟雾,缭绕着翰笑那修长的身躯。一瞬间,翰笑的背影模糊在烟幕中,容静只看到落寞漂浮在空气里。

  翰笑听见门开,转过身看见容静有些怔怔地立在门口,一时的惊讶也让自己愣了愣。烟雾缠绕着视线,将咫尺的空间延伸得很广,翰笑看见那头容静的眼睛,犹如夜空里的星辰。

  翰笑问:“你怎么返回来了?”

  容静却说:“翰师兄怎么还没走?”

  翰笑道:“你是来找我么?”

  容静则道:“刚此翰师兄似乎有话没说完?”

  两人都是问却没人答,一时又静默的相对无语。

  最后翰笑说:“本来还有些想说的,现在没什么说的了!改天吧,改天再说!”

  容静想了想,说:“实际上我还有些疑惑,只是不太好说。”翰笑挑了挑眉说:“说吧,没事!”容静试探地道:“就是让我管基金财务的事情,是按照以前的惯例,还是•••”翰笑道:“什么话?如果按照以前的惯例,还要你管什么账?我是让你当出纳吗?”顿了顿翰笑放缓了语气又说:“我希望钱的去处是‘适得其所’。这样说你明白吗?”容静想了想道:“我晓得!”翰笑点点头道:“我不会多管的。你自己看着办就是!”

  两人说完正事,容静看看表有十点多了,正准备告辞离去,翰笑却道:“走吧!很晚了。”关上灯,两人出了会议室。

  出来后翰笑问道:“回宿舍?”容静说是,翰笑则说:“走吧!”

  翰笑也是往宿舍区走去。容静想到翰笑的宿舍似乎在自己宿舍楼左面的那栋楼上。于是,两人便并肩走着,一路上则悄然无声。

  明月上弦,月淡如水。

  翰笑感觉一种舒适的满足感,即使两个人一路上没有只言的交流。可是,他觉得自己能在昏暗的夜里闻见容静身上那淡淡的味道,亦如此时的月。只要想到自己和容静一起并肩而行,翰笑就感觉已经足够了,暂时一切的疑问都可以不重要,不用理会。

  到了容静宿舍的楼下,翰笑站住了,对容静说:“你上去休息吧!”容静见翰笑没有离开的样子,感觉奇怪,就问:“你不回去吗?”翰笑说:“我不住宿舍。你快上去吧!”容静困极了,就进楼了。进了门,稍稍后视,看见翰笑依然站在那里,目光望向自己。容静疑惑着,明明不住在宿舍,怎么还走了这么远?

  翰笑看着容静走进楼门,直到听不见上楼的脚步声,才转身离开。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两个人的爱情。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2152053/11

类似《两个人的爱情》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