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厂督大人请饶命 > 第39章 一波三折

厂督大人请饶命第39章 一波三折

  离开裘府时,简絮大约估计了下时间,该是午时过半,空中又稀稀拉拉的飘起了雪,简絮等了许久,马车里置了炭炉,倒也不太冷。

  只是这雪不一会就下的急了,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让人透不过气来,地上很快就积了一层薄雪。

  连瑾三人就是在这时从裘府出来,各人脸上神色不一。她识趣的闭紧了嘴,等到马车离裘府远了,连瑾才开口。

  “东西呢?”他问。

  简絮立刻从怀里掏出手帕,她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是一张被折叠成方块的字条,只有拇指指甲大小,她并未打开过。

  方块纸被她用手帕托在手心里,一并递到连瑾面前。他的眼神先是落在了那火红色的花上,然后才从她手心捡起那张纸。

  简絮收回手,期待的看着他展开纸条,暗暗猜测着上面所写内容,定然是与景王、景王府有关的机密情报。但从他的表情中读不出纸条上所写内容。随后,像变魔法似得,那张纸在他手中化成了粉末,纷纷扬扬的被他投入了炭炉中,毁尸灭迹。

  “大人?”简絮唤道。是想确认自己是否算完成任务。

  由于下雪,马车速度比来时要慢,也更稳一些。连瑾眉头微蹙,请报上所写内容喜忧参半,看来计划不得不有所转变。

  听到简絮的声音,他抬眼看向她,问道:“将你在裘府内院所见所闻,都说给本督听听。”

  “全部?”简絮脑袋里闪过裘夫人拿着那玩意的画面。

  “一字不落。”他会有此问只不过是想知道裘府内部状况。但她脸上的尴尬和讳莫如深是何意?他等着她回答。

  “……”简絮纠结起来,这部分可以隐瞒吗?可是如果不说,仿佛也无事可讲。

  “如何?”他从容催促道,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奴婢被带到内院时已经有许多不认识的夫人在了,那裘夫人很古怪,和其他夫人们仿佛不熟似得,很是冷淡,倒是对奴婢很热络……”

  “然后呢?”他眉眼一抬,翘起的眼角似笑非笑,好像听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简絮触电般的收回视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心想着他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然后……然后……奴婢就等到了步月,拿到了要交给大人的东西……就没有然后了啊……”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恍恍惚惚,

  “哦?那你倒是和本督说说,你是什么情况下,从步月那拿到的东西?”不容她思考他紧接着道,“要是本督没记错,萧侧妃前脚进到内院没多久,你后脚就从裘府出来了,你能在裘府避人耳目的情况下如此神速的完成任务,本督很是好奇。”

  简絮心一紧,不知道连瑾为何知道的如此清楚。但她很快就想通了,景王何时到,他头一时间就知道,至于她的行踪,那更是好办了,他随口打听就能知道。

  他知道她在撒谎,在隐瞒,她如果还嘴硬不肯说实话那可真是自己找死了。

  “萧侧妃还未到,奴婢便被裘夫人强迫着去了一个地方……”她认命,又不甘的看着他,似是在做最后的恳求。

  连瑾可没这个善心,不耐道,“吞吞吐吐做什么!”

  说出来也不会要自己的命,只是这一切太过尴尬羞耻了!她狠狠心说道,“她带奴婢到了侍妾的院子,那侍妾和裘夫人长得倒是有些相似……”

  连瑾心想她们本就是表姐妹,长得想像也是情理之中,“奴婢当时拒绝来着,不想进去!心里想着她们会不会合起伙来害我,但是我想我好歹是大人的带来的,也就没有那么强烈的反抗。”

  简絮说着说着激动的抬起了头,直视连瑾,“结果……就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

  连瑾皱着眉头看着她,不喜她卖关子,“什么不该看的?”

  “大人你绝对想不到里面到底有什么!”说到激动处,简絮瞪大了眼不齿道,“裘公公裘英贤就是个变态!里面放的都是什么?各种皮鞭、手铐等等,最过分的是那裘夫人还拿着男人的那玩意想要给我……不过奴婢见事不妙立刻就逃了……”

  “男人的那玩意?”似是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发展,连瑾微微睁大了眼。

  马车内瞬间陷入尴尬的死寂中。马蹄声变得异常响亮。

  简絮看着他的眼睛,小心的点点头。

  简絮只言进屋后所见,但凭他的见识能不清楚那是什么地方吗?关于裘英贤到底有什么龌龊的癖好,他多少有些耳闻。

  只是——

  “你懂的倒是不少。”眼中带刺,语含讥讽,他那样的好整以暇,一句话就像一巴掌打在她脸上。只是换成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又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她显然也是清楚分明的。

  她无辜的张了张嘴,随又泄气的垂下了头,整个身子萎顿下来足足矮了一截。没想过他竟然能联想到这一方面,不是只想听过程吗?她简絮双手死死纠着裙摆,好像能从中抠出答案来。

  看着她的笨嘴拙舌一副无从辩解的模样,连瑾眼中聚集了一大把冰碴子。

  “本督差点忘了,你已熟知人事,若是连这点都不知道才是怪事……”

  说出来的话能把人戳出几个血窟窿。简絮红着眼只管听,咬牙不说话。对着他,她撒不出谎来,且他也未必肯信。

  “大人……还想知道奴婢是怎么从步月手中拿到东西的吗?”她问。马车里静极了,良久听不到连瑾说话,简絮浑身从毛孔到发丝都透着委屈不安。

  她是说错什么了?

  “这次你做的很好,本督对下属向来赏罚分明,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告诉本督。”他最终语气冷冷的说道。

  “奴婢……”她几乎是立刻接上话,但——立刻遭到他无情的打断,只听他说道,“不如本督成全你,帮你找到情郎许你完婚如何?”

  自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整个世界绝望的静止了,多一分一秒都是折磨。

  她直起身,在眼中的泪水划出眼眶之前,她朝他跪谢道,“奴婢多谢大人成全!”

  对面的沉默,像冻结的冰川,冰冷而沉重的砸在她身上。

  她永远不能让他明白自己的心,除非她死。

  他容她跪着,看着她似要等上天长地久。久到简絮双腿酸麻,他才唤她起身。一切冰消融解,沉默过后他再也不看她,望着窗外,脸上残留着一丝淡淡的嘲讽。

  忽然,车外一阵马声嘶鸣,车身猛的颤止,简絮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就被连瑾大力一扯,身子顺势扑入了他的怀中,木头崩裂声在她耳边响起如雷鸣,只觉着心脏跟着一抖,劲风夹杂着雪花如海啸压塌下来。

  “阉贼!拿命来!”一声暴喝下,几点黑影从街角墙头窜下,人数不多,将他们三人并车夫包围。

  一场雪下的人睁不开眼,简絮睁开眼见到被劈裂的马车散做一堆,堆叠在路中央,拉车的马被刀锋波及,冒着热气的献血从马腹涌出,烫化了一大片积雪,躺在地上喘着滚烫的热气,垂死挣扎。

  自被连瑾护着躲过那致命的一击,简絮惊魂未定的躲在他身后,满佳、贾逊并马车夫三人背对而立,将连瑾护在中央,简絮也跟着沾了好处。

  放眼望去,十数名穿着像是混迹江湖的人手拿兵刃,将他们包围在其中,静静的散发着杀气。街头街尾死一般寂静。他们被夹在两堵高墙下,进退不得。简絮压根不认识这是什么地方,何况雪下的如此绵密。

  “好狗不挡道。你这般跳将出来可是来送死的?”他缓缓开口仿佛对方早已熟识。

  “这一次我的刀绝对不会再失手。”来人与连瑾面对而立,拔刀相指,声音沉郁有力,直贯人耳。

  “哦?”连瑾从容抽剑,一笑道,“你确定你那一刀真的是失手?”

  古往今来,两者交锋最先讲究的便是一个气势。连瑾简简单单一句话已使对方有了一丝慌乱。至少那些围在旁边的帮手如此。

  雪越下越大,简絮睁大了眼还是看不清对面的人的模样。

  “低估你是我最大的失误!”面前雪幕突然被一个凌厉的刀影劈开,简絮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叮”的一声,刀剑击鸣声震得她耳鼓生疼,而这一声如同吹响战争的号角,那些江湖刺客瞬时出手,顿时“叮叮当当”声一片,眼角余光中,身着暗红色飞鱼服的贾逊几人,与其他灰黑色身影凌厉交错,各是以一敌二,甚至以一敌三。

  简絮抱头蹲在地上,雪落在身上,她抬起头瞧,这天地间白茫茫一片仿佛只剩下他们这一角。没人注意到简絮,或者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个婢女的生死。

  “杵在这是要死吗!”背对着她喝骂道,连瑾挡下那人的刀,与他僵持着。

  简絮抖着身子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奴婢、奴婢这就去叫救兵!”

  “蠢货!”连瑾大骂一声,迎面又是一刀劈向他,他挥剑格挡。简絮看得心惊胆颤,一旁贾逊他们自顾不暇,她帮不上忙,还不能去搬救兵吗!简絮拔腿就跑,虽然她压根不知道西厂方向在哪!

  “快拦住那个丫头!不能叫她跑了!她要去搬救兵!”有人喊道。简絮听到声音浑身一凛更是不敢回头,没跑几步斜拉里突然飞出一人,一道冷芒擦过她的脸面,呼呼寒气直逼血液,她尖叫着止步,脚底一滑仰面倒在雪地中,铲起一大片积雪。

  “这就是你们所谓江湖侠义!”瞥见简絮摔倒在不远处的雪地中,连瑾一声冷哼,向对手连刺几剑,精准狠辣直逼要害。

  那人听得面色微变,一言不发。手上一把造型古朴的钢刀失了先前凌厉气势,徒剩招架之力。不意连瑾趁势凌空一脚,直把他踢出三丈之外,卷起飞雪连天。

  “温大哥!”众人一时惊呼不止。

  近处打斗之声不息,传入简絮耳中时声音程几倍扩大。这一跤差点把她摔晕过去,她狼狈的从地上坐起,眼前天旋地转好几个身影交错重叠。她的记忆中有一瞬间的空白,想不起自己是谁,又身在何处。

  白雪皑皑,刺得她眼睛流泪。

  “想死就死远点!”突然间她被人揪着衣襟从地上揪起,涣散的眼神聚焦起来,眼前是连瑾放大的脸。

  “大人……”她喃喃道。见他提着剑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简絮忽然忍不住流泪。地上已倒了一人,脸上残留着惊恐的神色,脖子上一条淡淡的血痕,脸上残留着未死时的惊讶。

  如果不是连瑾赶过来,死的就是她了。

  见她哭他面目更是冷了三分,厌弃的将她扔在地上,低吼道,“滚!”

  简絮身子一颤,泪眼朦胧的瞧他转身离去,外面罩着的披风不知何时已经丢弃在地上,银白色的曳撒映着雪芒,如手上剑光一闪一闪。

  走到近处,他提剑厉喝道,“温恭良,你算什么东西,天下间能让本督的人还没生出来!”

  “对老幼妇孺下手,此等下作行径,我辈江湖习武之人自所不齿,温某又何来让招之说!”说时,他已出招,势如惊鸿游龙,刀锋瞬睫已至他颈窝处,连瑾侧身推剑,未听得刀剑击鸣声,那人半途收招,手腕灵巧一转,形如流水势如长虹,从连瑾胁下自下而上,连瑾俯仰之间堪堪躲过这角度刁钻至极的一刀,刀刃近在鼻息间,劈面而下,空气中仿佛还能听到皮肉绽开之声,丝丝血腥之气如雾般缭绕于鼻尖。

  “大人——”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厂督大人请饶命。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0674603/39

类似《厂督大人请饶命》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