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我是蓝染 > 第348章 转队与职务

我是蓝染第348章 转队与职务

这一年对于人类来说,还算是漫长,对于黑崎一家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新生命的诞生给黑崎家带来了对未来的期待,也有不知所措,自然,也有担忧。

  但这些事情发生的时期,相对尸魂界,又是一个不小的动作产生的时期。

  比如十一番队某一位后起之辈正以不得了的速度进步着,他的表现可谓非常之耀眼。

  于这一年的某一天晚上……

  如往常一般对面站立的二人,一边是新晋优秀队员阿散井恋次,一边是三席辅佐官斑目一角,地点是两人平时修炼的场所……当然,这里也曾经是射场铁左卫门与斑目修炼的场所。

  一场堪称平手的切磋很快结束,斑目一角感受着恋次的灵压,最后活动了一下肩膀,故作疲惫地说道:“今天就是最后一次了,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

  “但是,我还……”

  “接下来,你就自己看着办吧!不想一生都被说成模仿我的话……”

  见斑目一角将话说到这种地步,恋次也知道到此为止了。但是,在散去始解后,自觉自己已经将始解摸透的恋次,也理所当然地想去见识高峰……也就是所谓的更高一层。

  “我很想看看你的卍解。”说着恋次将恢复成浅打的斩魄刀收回刀鞘。

  “卍解?”

  “做得到的吧?为什么不用呢?要隐藏吗?”

  “这是我一贯的作风。”

  “作风?”恋次哭笑不得地质问道:“怎么可能有那种荒唐的作风?”、

  按照恋次的认知,大家都恨不得将自己最强的一面展现,所有人都想出头,一旦拥有资格,拥有配得上的实力,谁不想成为队长?

  面对恋次的疑惑,斑目一角似乎也感觉很荒唐,当即撇过头,只是冷哼了一声,仿佛在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不屑。

  当着恋次明显在等着回答的样子,斑目一角还是开口了:“我有我的苦衷,难言之隐啊!”

  说着,一角也散去始解,将变成浅打的鬼灯丸收入刀鞘,紧跟着用随意的语气很自然地说道:“告诉你我的名字吧!”

  “斑目一角。”此时的一角已经变得极其严肃:“好好记住。”

  望着一角突然走过来,恋次一脸的莫名其妙,显然对一角突然说自己的名字感觉疑惑,在十一番队谁不知道斑目一角的大名,更何况两人都这么熟识了,亦师亦友这样的描述都略微差了点。

  一角的右手伸出,将食指点在了恋次的胸口:“下一次和你战斗的时候,我会拼上自己的性命。而且那将成为你最后的战斗……对要被自己打倒的人报上姓名,也是礼仪。对将在战斗中战死的人,不知道打倒自己的人的名字,也会死不瞑目吧?”

  这番话显然吓到了恋次,但很快,他也懂得了这份沉重的心情。面对师傅离去的背影,恋次只能鞠躬感谢。同样,面对恋次从身后传来的感谢,一角也是潇洒地挥了挥手。

  今后的事情,又有谁会知道呢?在未来如果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从而让两人不得不去厮杀的时候,今日的话语便会让恋次下得去手,这大概才是一角最终的教导吧?

  不久,这位已经名副其实的十一番队六席辅佐官正式申请调令,并被成功接受,成为并晋升为六番队三席辅佐,辅佐的对象自然是副队长银银次郎与队长朽木白哉了。

  第二天一大早,恋次便收拾行李准备与更木剑八等人告别,只是当他进入道场的时候,却面对着一群冷着脸的队员们,虽然更木剑八没有如此,但他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种威慑了。

  也许是因为气氛的缘故,恋次似乎也发觉到这次跳槽似乎有些过分,多少让他从一个劲往上爬的心思中短暂地脱离了出来。所幸,在来回轻微地扫视时,看到了最靠近更木剑八……或者说跪坐人群最接近更木的男人。

  斑目一角。

  与那些队员不一样,一角并没有什么表情,反而很平淡,似乎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更重要的是,他早就知道恋次的目的以及恋次的渴望。如今这种情况也只是代表友人向目标更近一步了而已。

  正式的致辞,很机械化地结束,然后是鞠躬,翻身离去。

  当道场的大门再度打开的时候,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要是在六番队被人欺负了,记得回来被我揍一顿……”

  一滴汗从恋次的额头上滴落,并且停下了脚步。

  “当然,如果对方连你都能打败的话,我会上门和他厮杀的……”

  恋次闻言,也不知道自己该怕还是该喜悦,只是再次迈步步伐,关上了大门。

  临近中午的时候,恋次已经入驻六番队,在见过那个必须要超越的男人后,此时的恋次正跟在副队长银银次郎的带领下,一起去吃了一顿烤肉。

  在进食的时候,银银次郎见恋次似乎过于拘谨,自然开着不大的玩笑。对于恋次来说,银银次郎是个平和温柔的上司,他并非是贵族,是那种靠自己拼搏而上的典型。只可惜他进了六番队。

  说实话,哪怕六番队没有除队长外的席官,想必六番队的公务都会紧紧有条,朽木家族的势力不是摆样子的,人才储备可是很足的。但为了明面上好看一点,朽木家族也不会在六番队全部弄成自己的人。

  相对来说,朽木一族大部分资源也不会放在六番队驻地。

  吃饱喝足,银银次郎拍了拍手,一句多谢款待后,便起身对恋次说道:“差不多今天也转够了主要地区了,接下来每天早上来报到即可,一般没事,报到后,就回去睡觉好了。”

  “嗨?”恋次听到这,顿时傻了。

  似乎是习惯了恋次的样子,银银次郎笑着说道:“我们六番队的职务是负责维护贵族的利益以及纠纷,不过,除却刺头外,几乎是没什么事情的,所以,除了日常报到,几乎没什么事。”

  “当然,如果被抽到站岗之类的,还是要做的,不过,你一来就是三席辅佐官,站岗巡逻之类的和你无缘啦!”

  “哈……嗨~嗨!”第一次,恋次对自己的选择有了迷茫,脱离了经常战斗的十一番队,一下子来到老干部悠闲茶馆,恋次有了一种不真实感。

  这样慵懒的生活直到三年过去,银银次郎才突然慢悠悠地找到正在修炼的他,迷糊下回转过来时,他已经离开了六番队。

  仔细一看,除了他和一直走在他前面的银银次郎外,身后还跟着十七位队员,分明都是席官。除此之外,包括他在内的十八位席官的后面,居然还有数千位普通队员。

  下意识地,恋次拔出了自己的斩魄刀,倒是颇为兴奋地问前面的银银次郎道:“是要战斗了吗?久等……”

  未等他说完,一个冰冷的声音熄灭了他的热情:“银银次郎,差不多已经快到纠纷地点了吧?”

  恋次仔细往前看去,在银银次郎前面居然还有个带头的,正是他们六番队的队长,朽木一族的当主,朽木白哉。

  到此,恋次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三年的生活果然麻痹了自己的神经。反倒是其他席官因为都是六番队的老人,反倒是一个个目光中透露出无所谓,但从外表的打扮以及精神气貌来看,却个个整洁干净,昂首挺胸,眉宇间虽然轻佻,却个个做出严肃端庄的模样。

  没等恋次疑惑,银银次郎倒是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开口了:“这次是一位中位贵族打算逼迫一位下位贵族,命令式地希望对方能够成为自己的分家,甚至打算强娶对方的子嗣。”

  “身为贵族,吃相难看到了极点,在下认为需要给点惩罚,不然这样下去,岂不是乱套了?”

  银银次郎很清楚,那位下位贵族当天答应,后天搞不好就从说好的分家变成一堆白骨……在尸魂界的话,就是一股灵子飘散四方。

  “地点就在那位下位贵族的家族驻地,就在前方不远了。在这里的话,还是能感知到那些人的灵压,只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人罢了。看起来离爆发不会太远了,堵他人驻地,恐怕也是打算一举拿下。看来多少还是有些抱着侥幸心理呀!”

  面对银银次郎的话语,朽木白哉沉默了片刻,不急不慢地说道:“结果是,中位贵族收监,取其财物三层,赔偿下位贵族,待五年后释放。期间两家不得再犯。”

  说罢,朽木白哉就好像没有开过口一样,一脸冷漠地往前走动。所幸,这几年来,恋次也习惯了这位队长的作风,而其他人那就更不用说了。

  当他们来到那位下位贵族处时,面色铁青的下位贵族咬紧牙关,身后那半开的木门后,却是妻女二人,如果能再往后望去,能够看到手拿斩魄刀的十几位穿着白色披肩的死神正面色紧张地等待着结果。

  而另一边,却是三十多位同样穿戴死霸装以及白色羽织的死神正面色不善地往那位下位贵族打量着,如果用灵压感知的话,还能感知到不下二十位类似隐秘机动的刺杀部队正在待命。

  其中,在三十多位死神前面,明显穿戴更显高贵的死神便是这次事件的引发者,外表年纪约莫五十多岁的老伯,中位贵族。

  “还是不打算接下这门亲事吗?”老伯不急不慢,却脸色阴郁地说道:“真的如此吗?”

  说到这,一旁一位三十来岁,面色凶狠,却又颇为稳重的男子扬声道:“区区下位贵族,难不成还有反抗的力量吗?还是说,你想奔赴前线,陪那些远征军为尸魂界献身?”

  话至此,其实就是在威胁了。只是下位贵族的男子自然能够想到中位贵族的运作下,做到这样的事情完全有可能发生。最多,比起没有势力的平民来说,面子上好看一点罢了,结果还是去送死。

  虽然看起来似乎要打起来,但在如今安定的大环境中,打是不可能打起来的,这三十多人不过只是在威慑而已,相对于这些看起来就颇有实力的人手来说,那摆在一边的嫁妆就稍显单薄了。

  这明摆着是要强吃啊!

  眼看那位下位贵族就要忍不住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灵压出现,并瞬间将所有屋子外的人包裹在其中。所幸,除了让在场的人无法动弹外,倒是没有人出洋相,最多面色略显苍白。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的实力可以无视这股灵压的地步了,毕竟,这股灵压来自接下来出现的这个男人。

  随着脚步声出现,再到越发接近,在场的人便看到了人山人海。

  那位老者反倒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面色变动了几下后,才颤巍巍地在灵压的压制下开口道:“没想到朽木当主居然亲自来到这种地方,真是失礼了呢!不知道能不能将您的灵压稍微挪开呢?”

  因为在灵压的影响下,老者除了感觉到来者越发高大的身影外,几乎什么都做不到,面对几乎难得一见的朽木家当主,老者并没有对其的灵压有任何诧异,甚至在他的想法中,如果不是因为贵族的身份,说不定朽木当主真正的实力能够将他活生生碾压致死。

  当然,这也只是猜测。

  毕竟,面对核弹和普通炸弹,对人来说,都是粉碎而死,难不成你还能在粉碎后,再来感知对比一下味道如何不成?

  也许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朽木白哉瞬间收回了灵压,而在场的人也在放松下来的时候,看到了六番队的人马。

  而身处于银银次郎身旁的恋次,虽然没有被朽木白哉的灵压覆盖,但在其身后多少感知到了那份沉重,原本想要超越的念头似乎也跟着沉重了几分。

  这些年来,虽然见过面,但除了感知那份沉重外,并没有太过直接的感官,但今天这次,却见到了冰山一角。不说那份灵压的庞大,单单对灵压的控制力,就能让恋次吞下自己的舌头。

  身为六番队的三席辅佐官,自认为战力不差的恋次,对于灵压的运用,完全就是蛮干。毕竟,在十一番队待了那么久,自然是怎么狂野怎么来了。虽然对比曾经在学院刚毕业的自己,恋次认为在控制力上已经强了很多。可面对大贵族那些秘术,以及经验,似乎又差了很多很多。

  难不成,自我安慰这位大贵族队长战斗经验不如自己?不如自己在十一番队时那般身经百战?

  就算是这种想法成立,但那份灵压以及身为队长,身为大贵族的矜持,那所谓的卍解恐怕早已经掌握了吧?

  想到这,恋次摇了摇头。不是疑问的语气,应该是肯定的语气!

  这时候,感觉到巨石从身上挪开的老者抢先开口了:“不知道朽木当主大人来这种地步所为何事?”

  明明六番队全体席官加一部分队员出动,却还故作无知,由此可见,事情没那么简单了结。

  而其身旁那位三十来岁的男子面色略微有些紧张地往老者望去,见老者似乎不急不慢的样子,倒是也安心了下来。反倒是两人身后的那些部下互相打量着,不敢往朽木白哉这边望去。

  与老者等人不一样的是,他们对面的下位贵族倒是松了一口气,显然,虽然没认出朽木白哉是谁,但就他来看,肯定是不得了的大人物。不管如何,接下来应该安全了。

  沉默……

  明明一大帮人,却都在等待朽木白哉一个人开口,他不开口,接下来的时间似乎都会暂停在这一瞬间。

  哪怕是恋次,都在这压抑的气氛中滴下了汗水,只是因为精神太过集中,反而没有察觉到。

  就在场面似乎就要僵持下去的时候,银银次郎却往前走了一步,然后挥手招人上前道:“全部抓起来!”

  见六番队开始有所动作,明显往自己这边走来后,老者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朽木当主大人,您这是何意?”

  “嚯?你还有其他狡辩的方式吗?身为贵族,不要玩弄那种丢人现眼的弄舌之事。”朽木白哉撇了老者一眼,然后一脸冷漠地往那位下位贵族走去。

  眼见事情似乎被如此定义下来,老者终于开始紧张了:“慢……慢着!我们家族可不是朽木麾下的,我们可是……”

  还未等他开口,一股只能专属享受的灵压灌注在他身上,那一瞬间,走过他身边的朽木白哉撇了他一眼。老者分明看到白哉的脸上本就冷漠的眼中透露出看死人的目光。

  这一瞬间,他想到了什么,但却因为无法开口,看起来就好像束手就擒的犯人一般。

  “父亲大人,怎么办?”那位三十来岁的男子一手握住了斩魄刀,目光恶狠狠地盯着走过来的六番队的人,尤其是为首的银银次郎。然而他的老父亲哪还有回复他的可能呢?

  想必在这位壮汉眼中,灵压不可能做到针对一个人那种程度吧?

  但,这并不是什么事情,哪怕老者不开口,这位中位贵族嫡长子还是没打算乖乖投降:“杀!!!”

  “闭嘴!”就在六番队下意识去抽出斩魄刀的时候,朽木白哉的声音传了过来。紧跟着肉眼可见空间的颤抖,周围的灵子开始产生共鸣和震动,没多久,中位贵族包括老者,包括那处暗藏的刺杀队全体倒地。

  恋次见此,整个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也许他自己都没想过队长级的死神会如此强大吧?

  事情似乎就此了结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我是蓝染。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0324143/348

类似《我是蓝染》的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