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搜看书 > 灵笼 > 第37章 插一曲闹歌:天之子再现

灵笼第37章 插一曲闹歌:天之子再现

一年,春来。薄冰消融,草木渐生,山花渐开,东寰山又回到青绿一片的样子。

  教中弟子陆陆续续自洞府而出,冷清山中恢复人气。新弟子们好奇地看着他们走出,一个个身上雪白的弟子服都一尘不染,束发依旧,看似毫无变化。但又见他们神采奕奕,眉目新秀,修行已久的更是气宇轩昂,于是也明白原来短短几月的连续修行会有如此功效,不禁心向往之。

  却也有无甚进展的,或继续留下闭关,或捶头懊恼而出。也偶有遇上意外的,已被送到五禽堂去;又闻教中只一个弟子修行入岔至走火入魔而亡,众人唏嘘不已。

  好坏有之,年年如此。

  一连几日,墨夕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出关,而她师父的洞府仍然没有动静。钟复恒、黄芷越、陈远闻、临朔等都过来慰问。她不得不着急起来。

  不过,终于,当洞府的结界撤去,严雳缓缓走出的时候,她长舒一口气,兴奋地叫道:“师父!”兔子似的蹦了上去。众人见他硬朗如往昔,精神焕发,就知道其体内的毒必然压制有效。钟复恒将一瓶新的解药交给他,说是黄芷越已改良了方子,理当不用比去年服得频繁。严雳谢过,再向他问教中之事,钟复恒也就说起几句,别无他话。

  回去后,墨夕将这几月来的修习成果都一一报来,也包括南星阁玉书。原以为严雳知道她还在练会有所意见,却没想到他只是愣了一下,随即说:“你既然已有了自己的想法,就暂且照着来,往后也要自己打算着。”

  墨夕有些意外,心中一喜,接着就迫不及待地要把其他修行成果演练一遍。严雳坐在摇椅上看着,下拉的嘴角逐渐上扬,不断点头。“师父是笑了吗?好像一个慈祥的老爷爷。”墨夕也在心里乐了一下,可时而看见他的神情,却好似云游天外一般,仿若有种淡淡的哀愁。

  ……………………

  ……………………

  (40)己亥年·二月初二|黎明|

  四大派每年春天都要选一处地方供弟子们历练,今年教中,临朔让袁澈、吴潇和韩匀三位总师出去认地,已外出几天。然而,还没确认试炼点,率先派灵鸽传来的消息让整个修士界炸开:于罗成谷发现出逃外在的“天之子”。

  过了两天又传来消息:已捕,押去凌云宗。

  两个消息接得不算紧,但令修士界猝不及防。这之后,这日天还没亮,三人满面尘灰地赶回教中说明此事。

  一如往常正御剑十轮的沈聆霂见他们回来,一起跟到龙首峰去。宋源寻也在,于是她得了同意也在一旁听着。龙首峰议事殿中,只见袁澈情况稍好,吴潇和韩匀虽无致命伤,但都是筋疲力尽之态。

  三人说,他们本想选罗成谷这个老试炼地,于是下去查看查看,走了一会儿却发现打斗声,赶紧走上前去,没想到竟见到好几个修士手持兵刃,正将一个“人”包围!那“人”黑布蒙面,目露杀意,那化作蛇头喷着火焰的手,直接让他们倒吸一口凉气——不是那遗落的妖物又是谁?

  将它包围的修士们已有困苦怨忿之色,三人立刻前去相助。大半年来,妖物的功力有所恢复,攻击力明显增强,可同时显而易见的是,绝不复往日。于是十来个修士恢复信心,唤出召唤兽,联手追击了两天两夜后终于在它引火自焚前拿住,扣其穴道施以药粉,以致昏睡。扯下面罩见到一张人脸,久久不现原形,也疑惑不已,只好先行关押回去。几个修士报上姓名,袁澈三人才知晓他们恰好来自另外三大派,这次赶巧都想找罗成谷做试炼地。

  至于后来将妖物关到哪里去,确实争论了一番。最后认为凌云宗弟子出力最多,于是交予了他们。

  “罗成谷与凌云宗相距甚远,竟是关那儿,但愿路上别给妖物可乘之机。”

  听钟复恒说完这话,三人都没有回应。虽然他们都知道望天教才是最近的,但却一致地没有替门派争此功劳。

  当然他们没有说起这个。不久韩匀道:“教主,我们有个疑惑,还得问您几句。”

  钟复恒奇道:“问我?什么疑惑?说来看看。”

  韩匀望了望袁澈和吴潇后,道:“制服那妖物后,我等见到其真面目,却不是妖怪原形,也探测不得其修为。吴师妹怀疑说难道是魔族的?我和袁澈也这么觉得。可没想到凌云宗的两位师兄说:’我们却有耳闻,而且这话是从你们东寰一带传来的,说是这妖物与重灵有关,可有此事?’接着九庭与终乌山的弟子也附和说有此传闻。不过,搜了那妖物的身,也的确没发现什么。我们三个那时候就十分纳闷,成日在教中,哪里听说过这回事呀?当然也是不解,所以想问问教主。”

  钟复恒和临朔更奇怪得望向对方:“重灵?”宋源寻也不可置信。钟复恒立刻眉头一皱:“哼,传言,传言,这些时日尽是传言,只怕又是什么长舌人胡言!若妖物真与重灵有关,还和妖魔为伍,岂不荒唐!”

  沈聆霂微微地看向一侧。

  袁澈三人不再应此事。接着只将定好的历练之地报上,仍是罗成谷。那里妖物已除,其余妖魔之气仍是沉重,正需修士历练清理。他也提到,一路过去,凡是人烟稀少之地,妖魔肆虐景况又严重不少,往后的师门任务只怕也要加重。钟复恒点点头,便让他们回去休息。

  宋源寻和沈聆霂也告辞。钟复恒叫住他们:“刚才所说的传言,你们在教中听过吗?”

  两人都摇头,接着才离开。沈聆霂走出议事殿大门,回望一眼,见钟复恒和临朔说着什么。她转过头御剑离开,心中甚是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传言?妖物的真实身份确实和重灵有关,可严老前辈和琴师父再三嘱咐我不要外传,我是绝对没有讲,那外人又怎么得知的?或者说,难道有谁自己识破了“天之子”的身份?

  宋源寻见她心事重重:“聆霂,你在想什么?”

  “嗯?没想什么。”她笑了笑,却继续心道:那是两百年前的恩怨,严老前辈和琴师父都如此固执地想以一己之力承担,这样真的好吗?不,我还是劝劝他们!

  这时她忽然担忧起来:妖物被捉到凌云宗的事,严老前辈肯定听说了,不知作何反应?

  “聆霂,今日可以切磋一番吗?”

  “宋师兄,我还有其他事,下次吧!”

  宋源寻见沈聆霂急匆匆地飞去赤鹏峰,笑尴尬地停在脸上,随后是一阵不解。

  ……………………

  ……………………

  靠近严雳住处时,沈聆霂清楚地看到钟复恒和临朔的身影。

  “上次妖物从虎口崖逃出,严老前辈自行追去。师父和教主肯定要问什么。”

  然而落地之后,她却远远地见墨夕着急地跟钟复恒说着什么。钟复恒与临朔都是始料未及的样子,神色中分明充满了疑惑。随后临朔御剑离开,钟复恒也回龙首峰去。他看到迎面而来的沈聆霂,仿佛想起什么要发问,却也顾不得了。

  “墨夕!”沈聆霂来到她身边,“严老前辈呢?”

  墨夕满脸担忧之色:“师父不多久前去凌云宗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那么着急,劝都来不及劝!”

  “真的去了……”刚才设想的果然是有道理的。可随即韩宁萧的名字在沈聆霂脑中蹦出来:“不好,琴师父!”

  墨夕不解:“‘真的去了?’沈师姐知道师父要去吗?”

  “以后再解释吧!”

  沈聆霂立刻赶往山门下山,不断加快御剑的速度,向着鹤阳城的方向飞去。韩宁萧住在鹤阳城外的小山上,凌云宗所在处也是鹤阳一带。她一边飞一边想起上次妖物和严雳、韩宁萧对战的场景,虽说并不多么激烈,可两个老人无不是冒着生命之危,这次——

  御剑的速度渐渐慢下来。

  “我真是糊涂,凌云宗要看守妖物,本就是想在四大派中立功立威,严老前辈和琴师父前去,当只会被托协助罢了。”脚下的剑快要停下来,却仍在缓慢向前挪。

  “但我还是要去,毕竟是个机会,我要再向那妖物问一问!”沈聆霂决定后,毅然向前行。这时她却听到身后传来两个声音,正在叫她的名字。

  “他们怎么来了?”沈聆霂几乎能猜到他们的来意,于是更快地向前飞。然而后面二人同样加快速度,逐渐逼近。沈聆霂只好停下,两人各自飞到她前方。

  “回去吧。”陆景和宋源寻异口同声,三人都没好气地笑了一下。沈聆霂道:“我就知道你们要说这个,可我必须要去。”

  宋源寻拦在她身前劝道:“临总师已经去追严总师,师父也灵鸽传信给骆宗主,不日就会有决定,你还是不要擅自行动。”

  “这样吗……”沈聆霂还是不确定。事实上她能确定的,就是自己原来和严雳、韩宁萧一样是那么着急和迫切,只不过针对的不是同一回事罢了。

  “我知道你想替沈教主报仇,可……可是这样面对妖物毕竟危险。”他知道沈聆霂之前冒险的经历,事后早已劝了几回,只是她显然并没怎么听进去。“而且,凌云宗为立威,想必不会轻易放你进去。”

  “那我会另想办法,我还是怕晚了会错过机会。”沈聆霂看着宋源寻,随后望向陆景。

  陆景说道:“也罢,你去吧。”宋源寻震惊于他这么快改变立场,陆景阻挡他的质问:“应该是我们多虑了,聆霂只是去询问,如果凌云宗许可,也不会不顾她的安全,更何况有严老前辈和临总师在。”

  宋源寻深深地叹一口气,转过身不再说什么,只好和陆景将自己的召唤兽借给她。沈聆霂没有接受,只真心地谢过他们,再次向鹤阳城飞去。宋源寻一直目送到看不见她的身影,才和陆景回东寰,内心的忧虑越发深重。

  ……………………

  ……………………

  然而这事的结果,却是不了了之。

  在沈聆霂到了凌云宗之后,她就听说了妖物自尽的消息,又是自尽。也不知怎么,当时她就在原地呆立许久,被严雳和韩宁萧看到后,一同带回教中。

  韩宁萧对严雳和沈聆霂说,也许,两百年前的事已经了结了,那妖物竟然也视死如归一般。严雳却摇摇头,坚信还没完。至于韩匀回来后上报的那传言,严雳听说后,仍未给明确的答复,韩宁萧亦然。沈聆霂于是明白,他们仍要让过去的事尘封不启,但已与先前不同。这下,严雳坚持要自行了结,而韩宁萧已准备抽身。

  “严老弟,过去的恩怨属于过去,早已结束。当今的恩怨属于当今,自有属于当下的人解决,你还是看开些。”

  严雳闻言,起身入房。

  “我明白。如今的你不是两百年前的你,可如今的我还是那个我。看来两百多年,各人之道也非一尘不变。如此,那便就此别过。韩师兄,师弟不远送了。”

  严雳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打坐。

  “琴师父……”沈聆霂欲言又止。她见韩宁萧只是淡淡一笑,随后白鹤飞来,载着他远远飞去。

  她伫立许久,无话可说。后来只听了严雳一声嘱咐:“聆霂,这些事不要告诉墨夕。”

  “……好。”

  沈聆霂徒步离去,走着走着,就又到了黎明时分,不由在山头坐下,心中不断想着这些事。

  陆景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埋头说着:“还是错过了,又问不到了。”

  他拍拍她的背:“不要强求,顺其自然吧。”

  她使劲摇着头,然后把两位老者分道扬镳的事告诉了他。陆景隐约猜到她的心思:“那你呢?你怎么想?”

  沈聆霂眺望着远方,许久才开口,却是一句“不知道”。陆景说:“老前辈们毕竟久远,你觉得当下呢?”

  又过了许久:“当下么,下次机会我一定不会错过了。”

更多章节可以点击:灵笼。本章网址:http://www.kuaisoukanshu.com/chapter/1000312386/37

类似《灵笼》的精彩小说